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白首已迟暮》白首迟暮什么意思 诱受 白首已迟暮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8 04:03:19

《白首已迟暮》白首迟暮什么意思 诱受 白首已迟暮免费阅读 连载中

《白首已迟暮》

来源:作者:沙华分类:豪门主角:虞星移,罗瑞生

火爆新书《白首已迟暮》是沙华所创作的一本豪门风格的小说,主角虞星移,罗瑞生,书中主要讲述了: 股市此刻正是水深火热中,大厅里人影攒动,炫目的白炽灯照在每个人脸上,有喜有忧。 虞星移一进来,大厅里的人立刻围了过去,离虞星移最...展开

《白首已迟暮》免费试读

股市此刻正是水深火热中,大厅里人影攒动,炫目的白炽灯照在每个人脸上,有喜有忧。

虞星移一进来,大厅里的人立刻围了过去,离虞星移最近的人谄媚道,“虞少爷!你是股神,你看看这股票行情,哪一支股最有潜力啊?”

虞星移勾了勾嘴角,“我哪里称的股神,不过是运气好了些。”

“虞少爷,你这么谦虚,让我们可如何是好?”

“虞大少爷,你就透露一点消息呗,也让我们赚点小钱啊。”

“是啊,虞少爷料股如神,就告诉我们一点吧。”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大有虞星移今天若是不透露哪只股票能赚钱就赖着他的趋势。

虞星移瞥了一眼股票行情,扯了扯嘴角,意味深长道:“告诉你们也行,不过我只告诉你们其中一个人。”

说着拉了最近的人,压低声音说了一大串的话,被拉着的人听了一串的英文,一脸的懵逼。

说完,虞星移拍了拍他肩膀,“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接下来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虞星移推开人群走上二楼,众人纷纷围绕着刚才被幸运透露的人。

跟在虞星移身边的四眼看着楼下聚集在一起的人,转头看自家少爷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忍不住开口,“少爷,你告诉了那个人哪只股了?”

虞星移瞥他一眼,“怎么,你也想买一只?”

“不是不是,我就是纯属为少爷担心,你告诉他们哪只股赚钱,不就断了自己的财路吗?”四眼忠心耿耿地说。

虞星移嗤笑了一声,若是一只股票就能断了他的财路,他也不配被称为小股神了。

“虞大少爷,今天挑上哪只股票?”耳旁忽然响起一道谄媚声音,说话的人四五十岁左右,戴了一副眼镜,镜片后的眼睛老练精明,正是大堂经理。

虞星移眉毛挑了挑,“我的雅座准备好了?”

大堂经理点头如捣蒜,“早就准备好了,虞少爷,请跟我来。”

虞星移经常出入股市,二楼一直为他留了一间雅座,位置极好,雅座装饰的富丽堂皇,符合他贵公子的做派。

经理亲自为他倒茶,虞星移习以为常地接了茶水,习惯了被人伺候,也没觉得哪里不妥。

喝了一口茶,虞星移随口道:“今日麻袋股不错。”

话音刚落,经理脸上露出了笑容,“谢谢虞少爷了。”感谢完就笑容灿烂的出了雅间。

经理前脚刚出去,后脚就走进来一个人,进来的人身形高大,穿着西式的衬衫,姜黄军服裤子,脚上是一双皮质靴子,长相俊秀,和一身搭配不符合。

虞星移漫不经心抬头看,眉毛一挑,“什么风把罗少爷吹来了?”

罗瑞生笑了笑,径直走到他身边的座位坐下,“老朋友见面,你就没一点高兴吗?”

虞星移扯了扯嘴角,“督军就这么闲散?你竟然有功夫出来?”

“时间挤一挤总是有的。”罗瑞生自顾自倒茶,喝了一口,啧啧了两声,“我在江北呆了一年多,喝的茶都是苦涩的,倒不像你,这么会享受,我还真是羡慕你。”

虞星移皱了皱眉,嘴角勾了勾,“罗少爷也可以这般。”

“算了吧,我要是这样,家里那位怕是要把我的皮给剥了。”罗瑞生顿了顿,忽的想到什么,“一年前你成了亲,我也没参与你的婚礼,还欠你一份大礼,这次回来正好补上,你想要什么大礼?”

虞星移瞥了他一眼,罗瑞生忽的想到什么,惊醒了一般,“我说什么呢,你怎么会缺大礼,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有一件事。”虞星移打断了他,目光落在手里茶杯上的花纹。

“哦?”罗瑞生忽然感兴趣问。

“你知道沈延卿这个人么?”虞星移淡淡问。

罗瑞生忍不住皱了皱眉毛,“好像从哪里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你问这个人做什么?”

“你别管做什么,查到这个人了,你只管告诉我就行了。”

“行吧行吧。”

两个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女人,虞星移提议去百乐园玩玩,罗瑞生虽然没去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地方。

犹豫了一会便答应着去了,百乐园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虞星移在百乐园玩得尽兴,但是虞府这边却是低气压。

虞星移摔筷子走人,虞恰容脸就拉了下来,全家人都跟着遭殃。

跑出去的下人在虞恰容耳边说了几句,虞恰容脸色更黑了几分,怒不可遏,猛地挥手将茶水打翻在地,茶水侵湿了进口的毯子。

“给我把那个孽子揪回来,这次我非得家法伺候!”虞恰容吼了出来。

李美琪皱起眉头,刚要开口就被虞恰容冷冷打断,“不用给你的宝贝儿子说话,我今天非得好好的教训他一番!”

李美琪瞥了一眼一旁坐着的秦碧城,示意她将虞星移带回来,免得虞恰容发更大的火气。

秦碧城站起来,“母亲,父亲,我还有点事,我先出去一趟。”

虞恰容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

秦碧城出了虞府,拦了一辆黄包车,直接赶去百乐园。

到达的时候,只看见虞星移搂着个妖娆的女人,正和另外一个男人聊天。

秦碧城深吸了口气,走了过去,虞星移漫不经心瞧她一眼,“你来做什么?”

秦碧城平时就不和他说话,看到他这副纨绔模样,心中更冷了几分,只是既然来了,就得忍着,淡淡的说,“我就来不得么?”

虞星移冷笑一声,挑了挑眉,“我告诉你,你可别学那些妇女会的人,动不动讲什么女权,干涉我的行动,我家没这一套!”

秦碧城早就习惯了他,只是今天母亲交代她要带他回去,不得不开口,“我不是过来干涉你的行动的,今天是母亲让我带你回去的。”

虞星移脸色黑沉,狠狠地盯着她的脸,“你这是什么意思?拿母亲来压我?”

秦碧城不说话,虞星移冷笑一声,一副懒得理她,把她当做空气晾在了一旁,转头和罗瑞生继续聊天。

罗瑞生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秦碧城,眼中划过什么,笑了笑,“今天就到这里吧,有时候以后再聚。”

他要走,虞星移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将脾气全都撒在了秦碧城身上。

回去的时候全程冷着脸,不给她半分好脸色。

回到家里,虞恰容早就拿着鞭子等着他。

“这就是你让我回来的理由?”虞星移转头看了一眼秦碧城,语气冷漠。

虞恰容瞪他,“给我跪下!”

虞星移站着一动不动,脸上挂着笑,“不知道我哪里错了,您要家法伺候?”

“你还不知道哪里错?你整日流连声色场所就是错,你不务正业就是错,你夜不归宿就是错!”虞恰容插着腰,一条一条列举。

“好吧,既然你要打就打吧。”虞星移摊了摊手手,一脸无所谓,二话不说地就跪在了地上。

虞恰容举起鞭子,“啪嗒”一声狠狠地抽在他身上,血肉绽开,虞星移一声不吭。

李美琪惊呼一声,直接趴上去,泪眼婆娑地看着虞恰容,“你要打儿子我管不着,但是也不是今天这么一个管法!”

秦碧城看着眼前一幕,紧紧的咬着嘴唇,跟着跪了下来。

“父亲,碧城也有错,父亲也一并处罚吧。”

“你那里有错,你没错,错的是这个孽子!”虞恰容扬起鞭子就要打下去,秦碧城下意识地伸手去挡,手臂火辣辣的痛,痛的她尖叫一声,整个人趴在地上,几乎晕过去。

“碧城!”虞恰容忍着气,心疼地看着她,“你这是做什么?”

虞星移一声不吭盯着她。

秦碧城忍着痛,爬起来,“父亲,星移这样也有我的错,作为妻子,没有好好的管丈夫,是妻子的失职。”

“……”

虞恰容终是不忍心,不再打下手,冷冷吩咐下人好好照顾两个人。

瑾夏立马上前扶起秦碧城,心疼看着她,“小姐,你怎么样了?”

秦碧城摇了摇头,“我没事。”

瑾夏扶着她上楼,虞星移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的身影。

“儿子,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虞星移扯了扯嘴角,“妈,只不过是皮肉伤,你儿子没那么娇弱。”

李美琪还是不放心,“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要是发炎了怎么办?”

“没事的,我先上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