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婳明途》锦婳明途全文下载 诱受 锦婳明途kuso

更新时间:2019-11-18 04:04:00

《锦婳明途》锦婳明途全文下载 诱受 锦婳明途kuso 连载中

《锦婳明途》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忘辜尘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婳,博渊

忘辜尘新书《锦婳明途》由忘辜尘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婳,博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则,麋鹿的移动速度本来就快,在一百只麋鹿里射杀固定的一只,本来难度就大。 二则,红布系在腿部,麋鹿奔跑起来,根本不容易找到要射...展开

《锦婳明途》免费试读

一则,麋鹿的移动速度本来就快,在一百只麋鹿里射杀固定的一只,本来难度就大。

二则,红布系在腿部,麋鹿奔跑起来,根本不容易找到要射杀是哪只麋鹿。

三则,站在固定的位置上,而麋鹿活动范围极大,倘若那只麋鹿距离这个位置特别远,超出了弓箭的射程呢?

四则,只有三支箭羽,说明苏婳必须要,三箭之内射杀那只麋鹿!

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忐忑的心情,苏婳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学生晓得了。”

取出弓与三支箭交与苏婳,就有内侍将苏婳引至姜夫子指定的位置上。

姜夫子指定的位置在围栏附近的一处高地上,在那里射箭,最远的射程只能射到围栏中间位置。

在土坡上站好,苏婳就开始仔细的找那只脚上带有红布条的麋鹿。

此时的麋鹿都在安静的吃草,不多时,苏婳就找到了那只脚上绑了红布的麋鹿。

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距离,苏婳取出一支箭羽,瞄准了那只麋鹿。

谁知姜夫子看见苏婳如此动作,当即吩咐一个内侍放了一只野猪入内。

那野猪进入一个新环境,立刻狂躁的胡乱窜了起来,搅扰的安静的麋鹿纷纷受惊,四下逃散。

数百只麋鹿一起奔跑,扬起了浓浓的尘烟,只一瞬,那只腿上系有红布的麋鹿就消失不见了。

苏婳:“……”

忍住内心想要骂人的冲动,苏婳再次定睛去找那只麋鹿。

良久,尘埃落定,苏婳也找到了那只麋鹿。

它在围栏内距离自己的位置上,慢慢的踱步。苏婳内心一喜,好机会!

再次拉弓搭弦,苏婳脑海中闪现叶辰今日狩猎时说过的话:

“对于猎物,想要一击毙命,下手一定要狠,越狠,一击毙命的可能性越大。”

“对于移动的猎物,要预估它下一步会行至哪里,将箭射在你预估的地方。”

“不要妇人之仁,当即立断,时机消纵即逝!”

就是现在!

苏婳在心里预估完毕,狠狠用力,弓弦猛然一震,耳边一声箭鸣,利箭倏然射了出去。

苏婳盯着那支箭羽,一动也不敢动,世间万物好像都在这一刻停滞了…

“噗呲——”

箭羽穿透肉体的声音传来,苏婳却在这一刻失去了勇气,紧紧闭上了眼睛…

训练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不知谁,呆呆的说了一句:“射…射中了…”

登时,整个训练场传来排山倒海的欢呼声。

苏婳缓缓的睁开了眼…

看着中间倒地的麋鹿,右腿之上赫然系着红布,她幽幽的,笑了。

下一刻,苏婳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晓了…

苏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知书在床边守着,单手托腮,因为犯困,头一点一点的,就像小鸡啄米一样。

她忍不住淡淡一笑,这一笑惊醒了知书,看见苏婳醒来,知书一脸惊喜:“小姐,您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喝水?”

没等苏婳回答,知书就快步跑到门外,喊道:“小姐醒了!”

苏婳看着激动的知书,哭笑不得。

知礼应声而来,看到苏婳,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什么时候了?”

苏婳问道。这一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沙哑的厉害。

知礼倒了一杯温热的水喂苏婳喝下,答道:“已经第二天午时了。”

喝罢水,苏婳感觉好了一笑,笑道:“原来我已经睡了那么久。”

知礼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她说道:“小姐,您也太拼命了,太医说,您是因为精力衰竭而陷入昏迷。”

昨日的记忆涌出,苏婳刚想问问结果如何,却听得窗外嘈杂,不由蹙了蹙眉,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听到苏婳这样一问,知书立刻接话:

“小姐有所不知,由于小姐狩得的猎物极多,使初心堂获得了狩猎的胜利,加上小姐因为展示射技而昏迷,皇上特许小姐以初心堂学子的身份入住博渊堂学子庐舍。”

说到这里,知书语气更加轻快:“浅小姐如今正在帮助小姐搬家呢,以后咱们再也不用住这老鼠都不稀罕光顾的破房子了!”,

苏婳一愣,随即笑出声。

知书和知礼自幼陪伴她,知礼如其名,做事稳重,而知书的性格却像极了她,活泼好动。

“婳儿,醒了?”

听闻苏婳醒来的消息,苏浅从苏婳未来将要入住的博渊堂庐舍匆匆赶来,在阳春三月里,竟出了一身的薄汗。

苏浅的贴身侍女清璃上前脱去苏浅身上长长的披风,苏浅坐定,一脸正色的看着苏婳:

“婳儿,你实在太冒险了。我在训练场看见你晕倒的时候,紧张的心都快跳了出来。”

苏婳心虚的点点头,一脸“我受教了”的表情。

看着这样的苏婳,苏浅还想说什么,却也说不出口了,只好轻轻敲了敲苏婳的额头,无奈的道了一句:“你呀…”

说罢,带着清璃和清屏,出去帮苏婳整理新居了。

苏婳倚在身后的大迎枕之上,打量了一眼如今的庐舍,这里的破旧和初心堂庐舍的舒适形成了鲜明对比。

纵然可以提前预知自己会因为射杀麋鹿而力竭昏迷,但如果再来一次,自己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这样选择。

弱肉强食么…

有些东西,自然要靠实力争取的,没有实力的人,只能被强者摆布…

想起被抄的苏府,苏婳轻轻的闭上了眼。如今所做的,只是,第一步而已…

三日后。

春狩之后,迎来了清韵辩论。

如果说每年的春狩是初心堂学子和博渊堂学子在武力上的笔试,那么清韵辩论就是初心堂学子和博渊堂学子的一场文斗。

清韵辩论极为重要,春狩的胜败只是一个名声而已,而清韵辩论的输赢则关系到夫子资源的分配问题。

清韵书院有三大夫子,分别是,教数课的良夫子,教礼课的崔夫子,和教史课的形夫子。

这三位夫子每一年都只开九节课,由于是初心堂和博渊堂分开授课,所以初心堂和博渊堂需要争夺夫子的授课节数。

在清韵辩论中,胜出的院落,三位夫子将授课五节,而另一个院落,就只有四节课。

虽然只有一节课,但三位夫子的学识都是难得一见,就是三位夫子说过什么话,都会被学院学子反复琢磨,更遑论一节课呢?

因此清韵辩论在清韵书院的学子眼中,极为神圣。

《锦婳明途》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