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的师父有点冷》师父冷冰冰 章节目录 我的师父有点冷同人志

更新时间:2019-11-21 20:02:13

《我的师父有点冷》师父冷冰冰 章节目录 我的师父有点冷同人志 连载中

《我的师父有点冷》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南方的小屋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易瑾,木凡

主角叫易瑾,木凡的小说是《我的师父有点冷》,它的作者是南方的小屋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刚从那个人多口杂的地方逃离出来,司空木凡终于松了一口气,不需要再看灵槐和掌教真人的脸色,真是大快人心! 那叔侄俩人摆明了就是合起...展开

《我的师父有点冷》免费试读

刚从那个人多口杂的地方逃离出来,司空木凡终于松了一口气,不需要再看灵槐和掌教真人的脸色,真是大快人心!

那叔侄俩人摆明了就是合起伙来欺负她嘛,本以为掌教真人是灵舟灵空的师父,只是严厉点,应该还不错,这下,司空木凡对他的印象糟透了!

说不定以后会处处跟他对着干!非要搅得他不得安宁才肯罢休。

易瑾痕仍一声不吭地往前走,脚步利落干脆,清冷的眸子里满是红血丝,心里还憋着一口气,正不知该往哪撒。

司空木凡难得乖巧,有些心惊胆战的跟在他身边,眼睛时不时地看向他,但他仍一脸淡漠,似内心没有任何起伏,司空木凡早已习惯了他这个样子,自然是见怪不怪了。

不过她今天是真的被吓到了,要不是易瑾痕及时出手相救,说不定她真的要被关进那个听起来很可怕的尸池,光是听到名字就能让人心里发毛。

但谁也没有察觉到,易瑾痕才是那个被吓得不轻的人,神色慌张,满眼血丝就是最好的证明。

从前掌教真人惩罚灵舟灵空关禁闭,他非但不会阻止,而且还非常支持,但今天,他着实被尸池惊得不轻。

人无完人,他并不是世人口中吹捧的那个十全十美的人,更何况他从小就在心里留下了那个令人感到恐怖的阴影。

司空木凡心里对易瑾痕自然是充满了感激和信任,但更多的是刮目相看,他居然敢违抗掌教真人的命令,公然把她带走,还说什么“我自己的徒弟我自会管教”,掌教真人居然也没有怪罪他,不过这更加说明了白青元君的面子可真大,关键还是易瑾痕争气。

不知为何,司空木凡这会儿心里一点也不难过,反而莫名其妙地开心起来,难道是因为易瑾痕愿意站在她这边?可上次考核易瑾痕也选择站在她这边,也没有那么开心啊!不过那时候好像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总之司空木凡是越来越崇拜易瑾痕了。

司空木凡想着想着,一个激动用手重重的拍了拍易瑾痕的肩膀,说话的语气像极了一个江湖上闯荡了多年的女子,仰起俊俏可爱的小脸朝他爽朗地笑道:“谢了,师父!”

易瑾痕冷淡的眸子看向了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再看向她闪闪发光的一双杏眼,一脸认真的一字一句道:“我是你的师父,不是你的哥们。”

看来易瑾痕需要教给司空木凡的东西还有很多,最好是从头教起,从说话,规矩礼貌开始。

这丫头,难道上学的时候也这样吗?学成这个样子,估计她的老师快要被气死了吧,如今她来了三清山,她的老师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司空木凡被易瑾痕这么一提醒,是觉得自己行为上有些不妥,嘴里轻轻应着:“哦”这才把手缩了回来。

易瑾痕这才继续往前走,可司空木凡哪里能安静半刻,抓住易瑾痕一脸疑惑地问道:“可我平时也这样对灵舟师叔和灵空师叔啊,他们为什么不会像师父一样责怪我呢?师父你也太凶了吧!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

易瑾痕本来就憋着一口气,现在更是怒气难消,胀红了双眼看着她,口齿清晰道:“现在后悔认我当师父还来得及。”

司空木凡被这句话堵得一脸慌张,忙摇摇头,否定道:“不后悔,不后悔,我才没有后悔呢!师父这是哪的话!”

见她一脸虔诚的样子,易瑾痕也不再为难,心头之火也慢慢平息下来,此刻有一事不明。

突然开口问道:“你为何肯改口叫灵舟灵空师叔了?”

司空木凡一听,顺口答道:“不是师父你命令我这样称呼的吗?你忘了?”

易瑾痕微微皱眉,一脸不解,实在是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命令过她这个了。

司空木凡看他一脸困惑,还被蒙在鼓里,忍不住捧腹大笑道:“就是我们三人合伙灌醉你那次!”

只见易瑾痕阴沉着脸,道:“还敢提?”易瑾痕从来没被人这么捉弄过,居然还敢把醉酒的他放进掌教真人的房间里,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过还好,他们是害人终害己,灵空禁闭才解除没多久,灵舟现在还在后山种菜没放出来呢!至于司空木凡,足足扎了几个小时的马步也够她受的。

司空木凡看他一脸不悦,故意颠三倒四逗他,道:“师父,你别生气嘛,我保证下次我不灌你了,我……我去把灵舟灵空两个师叔灌醉,正好给你报仇,这样总行了吧!”

易瑾痕道:“还想有下次?”

司空木凡故意质问道:“师父,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是也喝得挺开心的吗?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可没比谁少喝!你要是喜欢喝酒就直说呀,不必遮遮掩掩的!”

其实司空木凡心里比谁都清楚,当晚的酒是他们仨硬给易瑾痕灌下去的,但是现在她必须糊弄易瑾痕一下,好拿他寻开心!谁让他平时那么闷,惜字如金,生怕多说一个字。

易瑾痕淡淡道:“朽木终究是朽木。”

说完便转身拂袖而去。

司空木凡追上他,故意颠倒黑白,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道:“师父,你怎么能说自己是块朽木呢!虽然你是大名鼎鼎的落尘子,但是喝醉了酒也没有什么可丢人的嘛,何以见得就是块朽木呢!”

见易瑾痕对她的话听若未闻,司空木凡故意高声道:“虽然师父你确实像块木头,但也应该是块完整的好木头,又没有被虫子啃过,也没有被大雨淋过,才不是什么腐烂的木头!”

易瑾痕的脚步又加快了些,摆明了是不想理她。

司空木凡见状,更加穷追猛打地调笑道:“师父,你这样会没朋友的,还有啊,我看将来哪个姑娘敢嫁你为妻!”

易瑾痕:“……”

光是在三清山,偷偷仰慕他的女弟子就多了去了,更不要说他下山走一趟会迷住多少姑娘,其中灵槐可是从小就觊觎着他这位俊美男,还时不时制造出一些纠缠不清的戏码,让所有人误会他们的关系。

可易瑾痕还真被司空木凡说中了,他就是块古板的木头,根本都没正眼看过哪个女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