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玉上弦1》上弦之月歌词 免费阅读 玉上弦1小白文

更新时间:2019-12-24 00:08:04

《玉上弦1》上弦之月歌词 免费阅读  玉上弦1小白文 连载中

《玉上弦1》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愚回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上官允,上官

《玉上弦1》作者:愚回,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上官允,上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上官允贤缓缓步入宫中,伸手轻轻的拨动着木槿花,闭上眼,感受着木槿花的微微花香。 原来这就是母妃生前居住的地方。 御景卿站在门口,...展开

《玉上弦1》免费试读

上官允贤缓缓步入宫中,伸手轻轻的拨动着木槿花,闭上眼,感受着木槿花的微微花香。

原来这就是母妃生前居住的地方。

御景卿站在门口,静静看着上官允贤,没有人去打扰这时的美景。

她的一颦一笑悉数落入御景卿眼中,同时也深深烙印在他心中。他不由得想起昔日的木初珑,当年木初珑也似这般,处于花海中,淡笑着,眉眼间带着幸福。

那时,他不过三岁,随着老王妃凌静进宫拜见帝后。许是他贪玩与凌静走散了,他却在御花园遇到了正在赏花的木初珑。木初珑已怀孕六个月,圆圆的肚子也已经显怀。

“你是谁啊?”

御花园里响起御景卿稚嫩的声音,木初珑转过身来,见是个可爱的小孩子,冲他笑笑。

“我是贤妃。那你又是谁?”

御景卿只觉得这个贤妃娘娘很亲切,便把自己的姓名和走丢的事告诉了贤妃。

木初珑拉起御景卿的小手,笑的温柔:“此时王妃应该在承乾宫,我带你过去找她可好?”

御景卿重重的点了点头。

到了承乾宫门口,御景卿摸了摸木初珑的肚子,说道:“若贤妃娘娘所生得公主,定然似娘娘这般美丽。”

木初珑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那就承小世子吉言。快点进去吧,别让王妃等急了”

说罢她便转身离去。

御景卿从那以后有进宫都会去储秀宫看看木初珑,木初珑也会准备一些好吃的给他。

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见木初珑,她在迎夏亭绣虎头鞋,她还招呼他来吃点心。

只是自后来他再也没见过木初珑。

也许早在那个时候,他和上官允贤的命运就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待御景卿回过神来,上官允贤已踏入了主殿,御景卿和碧落赶紧跟了进去。

上官允贤在主殿中寻找了各个地方,都没找出些什么,她只好走向木初珑的寝殿。

打开房门,上官允贤便望见床头边的画像,她轻移莲步,来到画像前。

上官允贤抬头看着画像中的女子,一袭淡蓝色华服裹身,与自己有七八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女子右眼下有一颗泪痣,容貌美艳,微微一笑,当真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她,就是我母妃吗?

上官允贤伸出纤纤玉手,抚摸着画像上的女子。好似有心灵感应一般,她轻唤了声“母妃”。

话音未落,她朝着画像跪了下去。

“母妃,女儿回来了,当年之事,我会查清楚,灵姨先行一步下去陪你,希望你不会孤单,女儿将来定让那些害你和灵姨的人,血债血偿!”

是夜,雍华宫内,任欣苒和二皇子上官珏用着晚膳,母子二人同样各怀心事,但谁都没有点破。

此时已经十六岁的上官珏,是一个俊朗的翩翩少年,周身散发出一种沉稳的气息,沉稳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气,几位皇子中,就数他与上官谦最为相似。

待到宫女们将成羹剩饭撤下去后,上官珏才开口说道:“母妃,前几日的事,儿臣都听说了,可是母妃不觉得此事做得太明目张胆了吗?”

任欣苒“噗嗤”一笑,原来她儿子是在担心这个呀!:“人是本宫找的,私情也是本宫捏造的,但那又如何?如今姚华已死,这怎样都不会扯到本宫身上。珏儿,你多虑了。”

“如此最好,只不过母妃最近要收敛点,父皇快回来了,如父皇执意要追究,你最好要想个万全之策,实在不行就把孟贵嫔推出去。”说到这儿,上官珏眼中闪过一丝凶狠。

任欣苒暗自点头,对于这个儿子,她十分满意,也不枉她十几年来辛辛苦苦的培养他。的确,论资历,她活了三十多年,上官珏自然比不上她,但是论手段,她比不过上官珏的心狠手辣。这样的儿子才不会优柔寡断,才是真正可以做大事的人!

“对了,这几日你不是与上官琉在练武场习武情况如何了?”

上官珏嗤笑道:“哼,那个蠢货被我随意忽悠了几句,他就嚷嚷着要找父皇,要将上官允贤弄出宫去,现在只要等父皇回来了,看他还不受罚。”

“但你要小心皇后,她可不是吃素的。”

“估计皇后现在都已经自顾不暇了。”上官珏在任欣苒不解的神情中继续说道,“现在上官琉和皇后已经有了间隙。上官瑨在我们四个皇子中,文采与武功乃是最好的,上官琉处处都不如上官瑨。对于上官瑨,他总是存有几分厌恶,而且上官琉从小养在太后身边,而上官瑨又是皇后自己养着,凡事都亲力亲为。单是这几桩就足以让他对皇后寒心,更何况还不知太后和她说了多少皇后的坏话。”

“哈哈哈,这老太婆还帮了我们不少忙啊……”任欣苒得意的笑道,但又话锋一转,“既然如此,皇后那里也不用担心了。如今还有太后和上官允贤。太后之所以把上官琉养在寿康宫,不就是想让上官琉做储君,好扶持赵家。上官琉又是嫡长子,这位子自然是他的。但皇上又迟迟没有动静,太后就心急了。然而上官允贤回来之后,皇上十分宠爱她,太后就想皇上会不会想把皇位传给上官允贤,毕竟我们荣夏又不是没有出过女皇。”

“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怕父皇真有此意。”

任欣苒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她是万万不会让太后和上官允贤得逞的!

“只要有本宫在的一天,她们想都别想!”

上官珏起身,点点头:“儿臣明白,过几日儿臣便去会会那个所谓的盛安公主,今日时候不早了,儿臣先行告退。”

“嗯。”

任欣苒应了声,转身也回了卧房。

御王府内,御景卿在书房里想这几日所发生的事,老实说,那天在储秀宫他听到上官允贤要为贤妃报仇,着实把他吓到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证据也消失的差不多了,她要如何查起?正当御景卿想的入神的时候,安易阳风风火火的从门外跑进来,毫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

安易阳笑嘻嘻的说道:“这不想你了吗?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说着他还对御景卿抛了个媚眼。

御景卿抬头扫了一眼安易阳,眼神里带着威胁。

“好了好了,说正事说正事。”安易阳见玩够了,也就罢手了,“今天是为了我婚礼的事来。”

御景卿挑眉:“你的婚礼,与我何干?”

安易阳的表情渐渐开始严肃了起来:“我收到消息,我与璃儿大婚那天,任贵妃一党会动手对付璃儿,其中的原因想必你也清楚,只是虽然我早已有所防备,但是我还是担心璃儿。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大婚那天,我要借你的暗卫一用。”安易阳的又换上了一副讨好的表情,“我知道你把暗卫都调给了那个刚回来的盛安公主,就一天时间,行吗。”

“不行。”御景卿看了他一眼,坦然的拒绝了。

安易阳一听到这句话,就开始各种耍赖皮:“好你个重色轻友的人!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见死不救的。”

御景卿淡淡的说道:“你现在不就见到了?”

“你!我不管,你就把暗卫借我一天都不行吗?那个盛安公主值得你如此保护?”安易阳又一脸悲伤,“你还记得白露城的小姑娘吗?”

“什么小姑娘?”

安易阳大叫:“你果然忘记她了!就是最后拔得头筹的那个,后来拿走了花灯的那个。”

御景卿了然,笑了笑:“你见过盛安公主吗?”

安易阳摇摇头,盛安公主回宫那天,他还在霓阳城看望他外祖母呢。

“盛安公主就是那个小姑娘。”

“啊?”安易阳恍然大悟,“就说你怎么对她那么好,敢情早就看上人家了。那你就把暗卫借我用用呗。”

“我可以把亲兵给你,至于你怎么用就看你自己了。”

“哈哈哈,兄弟你最好了,爱你哦!”

在安易阳的眼里,御景卿的亲兵比暗卫还好,因为亲兵听他的,暗卫只听御景卿的。

御景卿嫌弃的摆摆手,下了逐客令:“你帮我查查前朝的事情,越详细越好。然后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安易阳开心的应道:“知道了知道了,走了啊,届时记得准时来参加我的成亲典礼。。”

说罢安易阳便离开了御王府。

而御景卿也不再想着刚刚的事了,安易阳大婚,不仅任贵妃会动手,只怕太后也不安分,他得要想个万全之策才好。

过了十几日,上官谦和陈长安也祈福回宫了,陈长安开始准备上官璃的出嫁事宜。

这日,陈长安将上官允贤唤去翊坤宫说话,上官允贤心中也清楚这个中缘由,只是她没想到,当她到翊坤宫时,上官谦也在。

她给帝后二人行了一礼,陈长安将她唤到身边,心疼的摸摸她的头,道:“皇上与本宫不在的这几日里,你受了不少委屈。皇上也知道这几日你过得甚是伤心……”

上官允贤后退两步,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再抬起头来,已是双眼含泪,哽咽道:“父皇母后,儿臣自知灵姨的死与儿臣脱不了干系,也正是因为儿臣,灵姨才会遭人陷害,儿臣怪不得任何人,只是儿臣心中有愧,对不起母妃的在天之灵,连她生前最忠心的婢女都护不住。”

上官谦见上官允贤如此,心疼的紧,急忙让她起来,道:“也是朕忽略了,之前让景卿与成轩保护你,却没想到她们竟然对你身边的人下手。这样吧,朕下旨,以后非闲杂人等不准出入你的行宫,你宫中的人留下可靠之人,剩下的发配去别处,让皇后再挑些人去你那,可好?”

上官允贤知道这是最大的补偿,谢了旨意。

帝后又留她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