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谁家子弟谁家院》谁家子弟谁家院 三坊七巷 同人女 谁家子弟谁家院玻璃

更新时间:2020-01-06 12:08:33

《谁家子弟谁家院》谁家子弟谁家院 三坊七巷 同人女 谁家子弟谁家院玻璃 已完结

《谁家子弟谁家院》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花缘豆分类:玄幻言情主角:白凤,黎清

《谁家子弟谁家院》是花缘豆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谁家子弟谁家院》精彩章节节选: “师父!” 黎清转过头去,看着白凤。 白凤笑容温柔,还是那惊为天人的模样,乌黑的头发落在地上,红润的嘴唇微微翘起,身上的白色道袍...展开

《谁家子弟谁家院》免费试读

“师父!”

黎清转过头去,看着白凤。

白凤笑容温柔,还是那惊为天人的模样,乌黑的头发落在地上,红润的嘴唇微微翘起,身上的白色道袍一尘不染。

黎清觉得高兴,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

三年了,白凤终于醒了。

她委屈,辛苦,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白凤弯腰给她擦干眼泪,道:“哭什么,去把阿尨他们叫来师父看看。”

不用黎清去叫,大家早已被黎清那一声师父惊醒了。

阿尨飞也似的跑了过来,抱住白凤又哭又笑,几个人连说带比划的争着要和白凤说话,最后白凤只好坐在水榭中慢慢听他们说。

黎清将自己想问的事情翻来覆去打滚,最后又咽了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经明晃晃的升了起来,大家才停住了叽叽喳喳的嘴,齐齐看着白凤。

白凤精神并非很好,不似以往恢复之后便完好如初,他将这三年所发生的事情知道了个大概,起身去关闭了护山大阵。

护山大阵一关闭,新鲜的空气便涌了进来。

“你们做的很好!师父的命是你们救的。”

白凤毫不吝啬对他们的夸奖。

他想起当年师父在时,曾经请玄机门的老祖给他算过一卦,卦像上的命数是生生死死,起伏不定,就连玄机老祖也看不透这卦象,只说了一句自有后福。

他得了这卦象,又得了乾坤,果然是生生死死,他都要厌倦了。

活了这么久,也没有什么意思,这乾坤世界有什么好,抢来抢去的,他都恨不得给了魔主算了。

现在他不想给了,魔主只能自己来抢了。

他看着黎清,黎清也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乌黑的大眼睛,很久才眨动一下,像个有些姿色的小女鬼。

黎清细声细气道:“师父,您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虫童和阿尨对视一眼,感慨黎清变脸之快,要不是他们知根知底,还以为黎清是个胆小的小姑娘呢。

虽然她一次也没有胆小过。

敢在妓院里杀颜家少主,跟凶兽作对,还敢领着他们闯鬼门关,又将他们一个个扔出来,还能让落日孤峰的妖兽见了她就躲,六年了,这样细声细气的样子,总也难得见一回。

白凤道:“是有些没好,不碍事的,我去把护山大阵关了,领你们出去玩。”

阿尨欢呼一声,将自己的少年包袱丢的一干二净,念叨道:“我吃肉吃的上火了,想吃德胜坊的灵芝糕和糖娃娃。”

虫童在他头上拍了一掌,道:“就知道吃!”

白凤领着黎清将护山大阵关闭。

他一边四处查看,一边道:“这护山大阵,是咒和阵的结合,我用咒墨,将落日孤峰困在了虚空之咒中,再辅以阵法,只要启动,整个孤峰都会被拉近咒中。”

黎清想了想,道:“困住整座孤峰,需要多大的力量。”

既然白凤已经知道她用咒墨束缚生灵之事,她也不再隐藏,反而心生向往,不加思索的问了出来。

她的咒墨力量还太小了,小到只能困到诸月的一滴水,诸月的一滴水,就是一潭深渊,可若是白凤出手,一定能将这深渊困成大海。

能够将一座山峰困入阵中,这样的力量得有多大。

白凤道:“慢慢来,你总会有这么大的力量的。”

黎清点头,看着白凤将每一处阵角都压入地下,新鲜的空气从外面疯狂的涌了进来,孤峰上的妖兽一阵嘶鸣,像是十分高兴。

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只是他们还没高兴多久,扰人清净的人就来了。

何掌门匆匆忙忙赶来,脸上的胡子都长好了,此时也顾不得和颜悦色,还没到水榭,就大声道:“七师弟!你总算肯现身了。”

白凤仍旧是笑,可是其他人却给了何掌门前所未有的冷遇,黎清也只冷冷的叫了声掌门。

他们一行人从鬼门关出来,便一直关在孤峰中,外界也不知道他们的消息,要不是白凤的魂牌还在,差点以为白凤已经坐化了。

此时何掌门摸不着头脑,道:“怎么这是,跟见了仇人一样。”

阿尨探出头来,气鼓鼓的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并且着重讲述了何汛骗虫童下山,还传音来气他们的事情,他一张嘴说出十个人的热闹来,听的何掌门冷汗淋漓。

最后总结一句:“要不是他!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

何掌门气的拍碎一块大石,道:“孽障!”

白凤道:“师兄的家事,今日不提,掌门这么着急,所谓何事?”

何掌门道:“听你们这么一说,此事还真有些干系,我一直没想明白魔主怎么突然大举进攻,还勾结了一些在东离岛的妖修,看来是想要趁着你受伤,一次将事情办了。”

黎清隐隐感觉到这事情和乾坤有关,而且掌门是知情的。

白凤道:“魔主想要鬼族入主海外,不是一天两天,他自己野心更大,天地主宰也自认做得,这一天是迟早的事情。”

何掌门道:“正是如此,这一次魔界来势汹汹,在千云峰大举进攻,千云派抵挡不住,各大门派正准备派出精英弟子,前去迎战。”

千云峰是海外与魔界的第一道屏障,无论平常各个门派怎么勾心斗角抢夺资源,真遇上大敌,还是会一同出战。

白凤道:“师兄是想让我去?”

何掌门道:“正是,我自然是要去的,还有你三师兄,我们三人带队足够了,其余人留在门派中防备。”

白凤道:“师兄,不是我要偷懒,实在是去不了。”

他说着,伸手解开衣带,露出白皙的腹部,肚脐上方一寸一道狰狞的伤口没有愈合,他炼化的灵魂正一点点往外流泻。

只要这伤口不愈合,他就没办法长时间离开孤峰,三不五时的就要上水池里躺一躺。

何掌门正了脸色,道:“是勾魂刀!”

白凤道:“是。”

何掌门道:“你怎么会让勾魂刀近身的,你本来就是魂体,叫勾魂刀伤一下,这可怎么办!”

白凤道:“我也没想到。”

何掌门垂头丧气道:“算了算了,你就在这里休息,我领着他们去,不过你这弟子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你三师兄成天在流云峰说你这弟子千好万好,说的流云峰的弟子都恨不得和她比试比试。”

白凤笑道:“她当然是千好万好,为宗门出一分力,应该的,明天我带她去和你们会合。”

黎清道:“是,师父。”

她也觉得白凤说的对,不论是哪一族,都是这样的。

若是没有人勇往直前,怎么将血脉延续。

何掌门满意的走了,没过一个时辰,送来一只传音纸鹤。

白凤一打开,里面就冲出来何汛嚎啕大哭的声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哭一边喊痛,里面附上何掌门亲笔所写三个大字:“打过了!”

出去玩也玩不成了,阿尨愈发讨厌何掌门,道:“他来就没有好事!”

第二天一早,何掌门送来了崭新的内门弟子服饰,雨过天青的颜色,清清爽爽的,只是男女并没有什么差别,黎清穿上后,活脱脱一个男弟子。

阿尨和虫童不约而同道:“师弟?”

诸月道:“阿清妹妹这样很好,出门在外女子总是多有不便。”

白凤笑道:“诸月说的对,走吧。”

灵犀峰一别四年,今天格外的热闹。

七峰弟子全部齐聚在一起,乌泱泱一大片,白凤带着黎清一露面,底下弟子越发嘈杂起来。

“白师叔竟然还没有坐化?”

“不是说已经坐化了吗?连着弟子都好几年没露面。”

“我记得他的弟子,就是那个在洗心阶上破口大骂的。”

黎清不搭理他们,从白凤身边跳下莲湖台,面无表情地站在了一旁。

乌泱泱的弟子顿时空出来一大片。

很快就又有人围了上来,一个女子亲热的拉住了她的手,道:“师妹,好几年没见你,你一点样子也没变,我是李燕,你还记不记得我。”

黎清点头道:“记得,多谢师姐赠剑之情。”

李燕还未说话,她身边的一群人已经七手八脚的围了过来。

“哇,这就是师父常说的师妹啊,筑基了筑基了。”

“师妹你的剑呢,你不是剑法很高超吗?”

“师妹我们比试一下比试一下。”

黎清眼睛一转,就见四周围着的都是背着剑的弟子,当下明白这是流云峰殷符生师叔的弟子,这些弟子一窝蜂的围着她,眼中又是好奇又是热情,还有一些不满。

李燕连忙挡住黎清,道:“哎你们别闹,师妹都不认识你们。”

一位男修大大咧咧的钻出来,长的斯文俊秀,就是斑太多了一点,挤到黎清面前,道:“师妹,我叫齐远志,因为你,师父都快把我骂到泥里去了,咱们必须得过一招,现在就过,我借把剑给你。”

他说完当真去取剑,周围弟子唰唰唰递出来好几把剑,黎清从未受到过如此热烈的欢迎,道:“我有剑。”

她手中青芒一现,“山川剑”就已经握在她手中。

齐远志大叫一声好剑,立刻摆开身形,起了剑势。

周围人见要比剑,瞬间退出去数十步,刀剑不长眼,要是殃及池鱼就不好了。

齐远志一剑刺来,带着滂沱剑气,他的剑气锋利无比,将身边弟子的衣裳都割裂了。

黎清往后猛然一倒,这剑就从她脸上压了过去,黎清的剑架住了他的剑,山川剑气将这锋利的剑气化为虚无,黎清脚下猛地用力,一剑将齐远志弹开,随后一招递了过去。

她的剑法是在落日孤峰中磨砺出来的,剑起时总是平常,却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剑气也凶,一剑过去,齐远志只觉得这剑避无可避,上下左右都跟着走,没有一处破绽,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剑就已经架在了脖子上。

齐远志额头上冒出冷汗来,盯着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