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窈窕女帝》捡到个女帝 圣水 窈窕女帝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20-01-23 12:15:56

《窈窕女帝》捡到个女帝 圣水 窈窕女帝小说目录 连载中

《窈窕女帝》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敏瞻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相朗君,苍城

《窈窕女帝》为敏瞻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这一回,斋亭是名符其实的在家养伤了。 大伤小伤养了三天,斋亭才总算能下地活动活动。 睡到第四天,一大早起床时只觉得精神爽利,加之...展开

《窈窕女帝》免费试读

这一回,斋亭是名符其实的在家养伤了。

大伤小伤养了三天,斋亭才总算能下地活动活动。

睡到第四天,一大早起床时只觉得精神爽利,加之伤势好得差不多了,活动自如,心情真的说不出的轻松愉快,一路蹦蹦跳跳。迈进小花厅,果然不见相朗君的身影,斋亭整颗心更是飞扬了起来。

自那天怒气冲冲地抽了她一顿戒尺之后,相朗君就很少露面。不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竟然每天天一亮就出门,天黑了才回来,至于去了哪里连老管家都不知情。

该不会是相亲去了吧?

不用面对叔叔阴沉的脸色,她一个人心情愉快地吃着早饭,夹起一块酱菜放进嘴里的同时,许多猜测在小脑袋里面转了转,最终觉得还是相亲的可能性比较大。

不管怎么说,她最近确实惹出了不少事情,对叔叔的打击肯定是有的。说不定他暗暗觉得这个侄女已经是扶不上墙的了,打算赶紧成亲,自己生一个听话出息的孩子。

不过这几年来琅苍城里面适婚的妙龄女子都几乎和相朗君相过亲,不知这回还能是哪家的女子。也有可能不是琅苍城的,怎么说叔叔也不是傻子,城里面找不到对象难道还不会托媒人去附近的州县找吗?

她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叔叔可能会因此坎坷的相亲之路而自暴自弃,又因对成亲这件事心急如焚,导致铤而走险丧心病狂地去勾引已婚的良家妇女。

爹!娘!你们两位一定要保佑叔叔,千万别让他行差踏错。

一顿饭在对叔叔的相亲幻想中吃完,虽然是一个人在吃静悄悄的,但斋亭觉得这顿饭吃得相当有滋有味。她不久之后就会有温柔漂亮的婶婶,活泼可爱的弟弟妹妹,到时叔叔就没空再对她管东管西啦!

她拿起帕子抹嘴,想一想发现今天照样无事可做。目前还属于被禁足时期,大门口是出不去了,走不了两步肯定就被护院们请回来。不过她总不能一整天无所事事吧?

斋亭想了又想,走出小花厅就看见书翠正向这边走来,她连忙招了招手:“你去给我看一下,那个酒鬼……咳!狩猎师在做什么?”

书翠两三步蹭到她身边,道:“小姐不用打听了。那酒鬼除了每天花一个时辰教大家熟悉骑兽,就是抱着酒坛子睡在马厩里面。”

又睡在马厩里?难不成这是刁昼的癖好?

斋亭眼珠子一转,狡黠地微笑,凑到书翠耳边嘀咕了几句。书翠一听,连忙点点头,屁颠屁颠地跑了。

斋亭望了望碧蓝的天空,在晨风中眉目带笑,甜美得像一朵花。

嗯!刁昼大叔,要不是你,小姐我也不至于被叔叔抽了一顿。这笔账,该好好算算了。

此刻正躺在干草堆中的刁昼,无缘无故地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他不禁疑惑地抬起惺忪的醉眼望一眼蓝天。院子里一棵高大的枫树迎风摇动,树叶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暗暗的红色。他抬起坛子喝光最后一口酒,满足地轻叹。

相朗君说对他是以礼相待,他怎么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来相府享清福的?住的是宽敞舒适的房间,一日三餐大鱼大肉和美酒,连区区一盘炒青菜都美味得让他每每称叹:相府的厨子恐怕是天底下最好的,要不然怎么连普通的炒青菜都能炒得比外面酒楼的山珍海味还可口?

正想起吃的,他就仿佛闻到了一股香气——酒的香气。

这香气与他近日喝的酒截然不同,初闻到时气味很轻淡,并不浓郁。可仔细闻过之后,那香气仿佛有了灵性,绵绵不绝地钻进人的意识骨髓之中,钻进了心里,勾起了浑身上上下下所有的酒虫。

刁昼登时精神大振,一个翻身跳了起来,闻着酒香望去,就见斋亭笑盈盈地站在不远处,面容虽还稚嫩,但眉目清美,目光清亮有神,让整个看起来十分灵秀动人。刁昼神情懒懒地对着她的笑容。那个笑容不禁让他想起了初次见面的那天,她拿着文书笑盈盈地说着“没钱”的模样,实在欠揍得很。而几天不见,这黄毛丫头居然还是一副欠揍的样子。可是——

可是在她的脚边竟放了三个小酒坛子,其中一个上面的泥封已经被打开了,酒香正是从那里飘来的。

“好酒!”刁昼目光发亮。

“酒好不好,大叔喝一杯再说吧。”斋亭眼角稍微示意,旁边的书翠立刻用了一个琉璃酒盏盛起一杯酒递给刁昼。

浅碧色的琉璃酒盏中,如水一般清澈的酒在日光下微微闪动着浅金色的光,还未入口就闻到一股冰雪般的淡淡香气,沁人心脾。刁昼喝酒本来就是一口气牛饮,拿着这杯酒却不由自主地斯文起来,细细地品尝。

清冽的滋味一下子滑进肠胃里,带着一股冰雪的清与冷,让人猛地打了一个激灵。那清冷紧接着被肠胃一暖,仿佛化作了千万中清淡却温暖的百花香气,叫人心醉。

刁昼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竟然是紫阳泉酿。”

斋亭带着几分得意的笑:“不愧是酒鬼大叔,果然识货。灵过宫独门酿造的美酒,足足十几年的陈酿,别的人家再富贵也找不出十坛来。好喝吧?”

“好喝好喝。”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把酒盏递给书翠,“再来一杯。”

书翠却不理他,转身就把那坛已经开封的酒重新封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刁昼的酒虫已经全部被勾出来了,此刻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把酒拿走。

“酒鬼大叔——”斋亭捧起一小坛子酒,笑眯眯地说道,“你喝过不少酒,应该知道灵过宫酿造的美酒价值连城,每一滴酒比黄金还贵。这么贵的酒,我怎么可能给你白喝呢?”

刁昼一听,顿时反应过来她根本就是不怀好意的。他双手环胸地靠在栅栏上,道:“我就觉得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不然的话,你那么抠门怎么可能拿出如此好酒。说吧!你有什么条件?除了带你出门或者让你带骑兽出门之外,其他事情都好商量。”

“嘁!好像我很希望出门似的。”她脸上充满了不屑,心里却暗暗腹诽:叔叔忙归忙,对她的禁足却做得真是彻底细致,竟连酒鬼都被他收买了。

不过酒鬼嘛——既然当得起酒鬼,就一定抵挡不住美酒的诱惑。

斋亭笑嘻嘻地抱起一小坛子酒:“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对你而言只是举手之劳。”

“说来听听。”

她伸出手指将他从头到脚指过一遍,似乎是忍耐了很久,最终不得不充满怨念地咬着牙道:“麻烦你——洗、个、澡!”

这是什么条件?刁昼怔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寻我开心?”

“不是!我很认真。”

认真个屁!这算什么鬼条件?

“你不会是嫌我脏吧?”他瞪大眼睛问。

能不脏吗?且不论他每天喝得身上酒气熏天,就冲着他天天和骑兽睡在一起,那身臭味已经能远远地就把人熏昏过去。

刁昼在她嫌恶的目光中低头在自己身上嗅了嗅,道:“虽然有一些味道,但并不算脏啊。”

那他认为要脏到什么程度才是脏?就他这副德行已经可以和大街上的乞丐相媲美了。打从第一眼看到他的鸟窝头和胡茬,斋亭就巴不得手上有一把刀,要么就是把他的胡子头发剃光了,要么就是连他的脑袋也剃了。

斋亭敲了敲酒坛子:“废话少说,你洗还是不洗。”

“不洗!”虽然洗澡是小事,但被一个小丫头威胁去洗澡就是大事,“大不了这酒我不喝了。”

“这话是你亲口说的,可别反悔。”

绝不反悔!

绝不……反悔?

真是不反悔吗?

刁昼本想十分男子汉气概地拍拍胸脯,可目光总不由自主地胶着在酒坛子上面。咕噜!他咽了一下口水,笑了起来:“小姐,不就是一坛子酒,至于这么小气?”

“哼!小女子一向小气!”

还记仇呢!刁昼腹诽地想,突然趁她一个不注意,身形一闪,眨眼间就从她身边捞过了一个酒坛子。看着斋亭目瞪口呆的表情,他颇有成就感地哈哈大笑,拍了拍她瘦弱的肩膀以一副显得很“老谋深算”的口吻说道:“丫头!你还太嫩了。”

迫不及待地揭开酒坛的封泥,仰起头就大喝一口。

“噗——”一股水柱从他口中喷了出来。刁昼脸色古怪地扔掉手里的酒坛,窜过去拿起另外一坛酒打开闻了闻,不禁低声咒骂一句——他拿到的两个酒坛子里面装的竟然全是清水。

抬眼看向不远处捧着一个酒坛子笑盈盈的斋亭,只见她笑盈盈地把酒坛递给书翠,示意她先行离开,然后双手负背与他四目相对,笑得仍然很欠揍,说道:“大叔,嫩的人是你。”

这下子,目瞪口呆的人换成了刁昼。

哼——他心里颇不平衡的想——有钱人果然狡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