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蚀骨缠爱 㚻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T吧

更新时间:2020-01-23 20:06:16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蚀骨缠爱 㚻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T吧 已完结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

来源:作者:依漪分类:总裁主角:安广厦,冰蛇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作者:依漪,总裁类型小说,主角:安广厦,冰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只不过 你现在住进去的身份是我花钱包养的情妇。” 看着谢长歌猛然睁大不可置信的瞳孔,安广厦满意的笑。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让他...展开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免费试读

“只不过......你现在住进去的身份是我花钱包养的情妇。”

看着谢长歌猛然睁大不可置信的瞳孔,安广厦满意的笑。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让他恨不得捧在掌心,含在口中,将满腔爱恋都赋之那一人。可结果却是遭人弃如敝履,而他更恨的却是自己,竟然依旧对这满口谎言的骗子恋恋不忘。

凭什么我在地狱挣扎,而你却能置身事外。

如今这场游戏,只能由他来喊停!

安广厦冰冷的声音流过谢长歌的全身,仿佛一条游弋的冰蛇,将她死死缠住,黏腻的,窒息的冰冷的......

让她清楚地意识到现在她所承受的一切,不过是因果循环。

“.......好。”

谢长歌闭上了眼睛,将所有的情绪都掩盖在深深的眼底。

如果这能让你高兴,那我还抱着可笑的坚持做什么呢?况且,这也是我唯一能补偿你的东西了。

“想明白了,呵......”

不用睁开眼睛,谢长歌就能想象的出安广厦眼中的嘲讽。

“......”

看着眼睛紧闭,仿佛已经睡熟睡了一般的谢长歌,安广厦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谢长歌,复杂而又疲惫。

听见一阵西索声,那是衣服摩擦的声音,听着渐远的脚步声,谢长歌忍不住睁开的眼睛,贪婪的看着那熟悉的背影。

“就这样吧,让我再任性最后一次。”

就算是在你眼中我是如此的不堪......也依旧甘之如饴。

能在有限的时间,还能留在你的身边,便该心满意足。

谢长歌在医院只住了一天,当他晚上安广厦就让人为她办了出院手续。

从那一路上快速飞逝的行道树,可以看得出车行驶得很快,之所以是看得出,因为车子行驶得却也很稳,一点颠簸也没有。

与车内的平静完全相反的是谢长歌翻涌的内心。就算是提前已经做了心里准备,可真的临到头才会发现,一切都只是想当然,或者说太理想了。

脑中转过许多的画面,一幕又一幕,刻骨铭心,许下永不分离的承诺,至死不渝,可惜......

“到了。”

保镖低沉的声音在谢长歌的耳边响起,也让她从过往的那些画面中抽离。

看着面前的三层小别墅,不得不说谢长歌心中是松了一口气的。这里应该是安广厦自己的私宅,并不是安家。对于那位安夫人,虽然她只见过她两面,但是到现在她也依旧难忘。

“怎么?很失望?”

已经得知谢长歌已经到了,却迟迟不见她进门,便出来找人的安广夏。然而,本是出自谢长歌刚出院身体虚弱恐怕出什么事情都心,却在看到站在门口发呆的谢长歌。

不由的想起了曾经,他拉着谢长歌离开家门的场景,他拒绝听从父母的话放弃谢长歌。想来就觉得那时候的他真是年轻气盛,自认为他们以后会过得很好,然而事实上......

当他失去了安氏继承人这一头衔,这人毫不留情的便转头拍离开。

第一个月,他相信她是有什么苦衷的,每天不曾放弃寻找他,甚至不惜回去求助,只是担心谢长歌的安全。后来第二个月,第三个月......一年后,他不再抱希望那个人会回来。至于他们一起创办的公司,公司规模本就小,又被带走所有的活动资金,再加上那时候,他又无心管理公司,全副身心都在寻找谢长歌的下落上面。

到了最后,看着呈现在他桌面上的调查结果,他终究不得不相信——原来当初你接近我真的只是为了钱,为我的身份。当你发现安家真的放弃我了的时候,便毫无留恋的离开。

“......我没有。”

明白安广厦话中的意思,谢长歌淡淡的说道。

只不过这不带任何负面情绪的话语,却让安广厦心中的戾气更甚。他讨厌她这一副什么都无所谓淡然的模样。

“是吗?”安广厦哂笑,“这里只是我在外面置备的一个住处而已。至于安家,你就别想了,我可不会再把你带回去脏我爸***眼。要知道,只要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在同一个坑里面跌两次呢,你说是不是啊,谢长歌。”话里的意味很明显,谢长歌听明白了,所以也沉默了。

“......”

........................................

安广厦给谢长歌安排的只是一间最普通的客房,不过哪怕是最普通的客房,也比她之前住的那个出租房好上十倍。

“我的东西还没有拿过来。”

谢长歌看着正在沙发上,看着文件的安广夏的说道。

对于谢长歌的询问,安广厦连眼都没有抬的回道,“我不喜欢把垃圾带进我的房子,你只是一个例外。”

“......”

从那天的不欢而散之后,她和安广厦直接可以说保持着零交流。她的确是住进了安广厦的家里,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能够朝夕相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太多的原因,安广厦都只是很晚才回家,好几次她都已经睡着了,便被安广厦粗暴的动作弄醒。

谢长歌站在窗户前,双目凝视远方,脸上露出忧伤的神色,“究竟是为什么呢?”

她知道感情若真能能够轻而易举的放下,那就不叫感情了。

窗外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谢长歌心下有些疑惑。她来这里已经快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可以说白日里几乎没有见过安广厦的影子。为什么说是几乎呢?那是因为就算是安广厦在家,除非必要她绝不出房门,就算是出去也会和安广厦错开。

不仅仅是因为那一天的原因,更多的是她不知道究竟该如何面对安广厦,而不出房门,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还有她没有兴趣带着满身暖昧的痕迹暴露在别人面前。虽然这别墅里的人,恐怕已经没人不知道她的身份了。

“广厦不是才出去吗?究竟是谁啊?”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怀疑来人是安广厦的原因,就算是中途忘记了什么,回来拿也不可能连车都换了。

“难道是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