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丰医足食》丰衣足食的近义词 Size Queen 丰医足食耽美

更新时间:2020-01-25 00:05:56

《丰医足食》丰衣足食的近义词 Size Queen 丰医足食耽美 连载中

《丰医足食》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清江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温简,温雅

独家完整版小说《丰医足食》是清江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简,温雅,书中主要讲述了: 温简反手握住温雅,抿着嘴点头,挤出个笑容,她有些难过,这么懂事的雅儿,那个女人,竟然就忍得下心让她去做童养媳。 “那好,我们回去...展开

《丰医足食》免费试读

温简反手握住温雅,抿着嘴点头,挤出个笑容,她有些难过,这么懂事的雅儿,那个女人,竟然就忍得下心让她去做童养媳。

“那好,我们回去吧。”温简舒缓了下感情,露出个自然的笑容。

温雅“唉”了声,两人正要转身就走,温雅却猛地“啊”一声尖叫,眼睛瞪得牛眼大,一张脸惨白惨白。

温简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前方二十丈左右,半空中一个白色的影子飘过,长长的裙裾,长长的发丝,侧着的面颊隐约可见到猩红的长舌头。这影子就这么突兀地在半空中出现,停留了几个呼吸之后,又在另一侧的桂花树前消失。

温雅回神过来,哆嗦个不停,躲在了温简身后,她猛地想起了棺材铺的传说,不由颤抖着牙齿飘出两个字:“织……女……”

温简猝不及防之下也是被狠狠吓了一跳,心脏扑通通半晌才平静,抚着胸口回神过来,再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切,心中不觉疑虑大增:那舌头长得离谱,虽然远了看不清,也只有半边露出来,可为什么感觉怪异得很,觉得很不自然,有些像红色的丝绒呢?

她捏紧了拳头,心中暗自决定,等这白影子再次出现一定要看个清楚明白。这厢一思量,那点不安就消了散了。

她两手往后护住身后的温雅,一双眸子如同探照灯紧紧盯着周围的一切,嘴里道:“雅儿,不要怕,现在是大白天,不会有鬼,鬼都怕着阳光叻。”

温雅颤声道:“那,那刚才是什么?”

温简故作镇定笑道:“想必是有人扮着玩儿。”

话音落下,脑子里什么闪过,她心底里却猛地一沉,她想起了前日米铺老板的话,第一个是个穷书生,住了一晚上就疯了,听说关去了疯人塔,第二个是三十上下的武夫,说是要抓个女鬼做堂客,不过第二天听说他就没用了。

难不成这个女鬼的故事是故意有人传出去,目的就是这棺材铺。可是这棺材铺中能有什么,几台棺材她都一一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夹层,没有武功秘籍,也没有机关,无法像小龙女和杨过一般发现《九阴真经》。

这么说来,她们如今住在棺材铺,是碍着了某些人的眼了,想让她们也如同前两人一般疯了,目的呢?让棺材铺子一直空着?

再联系到一侧厢房发现的铁钩和黑衣,她不觉冷汗涔涔,莫非这里是某个通缉逃犯的窝藏点?

她打了个冷颤,女鬼她不怕,毕竟人怎能怕鬼,可若是人呢?还是挺有些手段的人。看刚才那个白衣女鬼,能在半空中飞,而林子上空,并没有吊威亚,那女鬼就在面前疏忽消失,说明此人的轻功是一等一。

遇上了这样的人,她们能讨到什么好?

温简的心沉沉下来,眼中忧虑浮现。又想到身后的温雅,一股勇气从心底里涌出,想到今后的路,她抬起头,握紧拳头,对着已经空旷的桂花小林子高声道:“敢问……可是有人想让我们离开棺材铺子?”

对面悄无声息,只有秋虫在偷偷鸣叫。

温简神色紧张注视着周围,想看清楚从哪个地方会跑出来一个吓人的东西。温雅紧紧拽着她的袖子靠在她身上,眼睛牢牢闭紧,再不敢睁开。

对面依旧无声。

温简咬牙,又缓缓道:“我们也倒是想离开,可惜的是没有银子,无法维持生计,离开了这铺子只怕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横竖都是死,吓死、饿死、冻死,我倒是宁愿选择吓死。”

温简边说边注意周围动静,果然这话说完之后,有一侧的桂花树轻轻摇动了下。

那一瞬间,温简半空中悬着的心猛然落下。

她低下头,嘴角微微勾了勾,扭过头,拉出身后颤抖的温雅,弯下腰看着她认真道:“雅儿,若定然要有一死,吓死、饿死、冻死,你选择哪一项?或者说,你想回村里给村长家做童养媳,让他家中那个连出恭都不会的傻儿子欺负你一辈子?”

温雅顿时猛摇头,也鼓起勇气睁开眼,仰头看着温简道:“挨冻挨饿的滋味都不好受,可是我更不愿意做村长傻儿子的媳妇,雅儿还是选择吓死好了。”

好样的,雅儿。

温简笑起来,但看前面两人的结局,一个吓得疯了,一个吓得无法人道,这动手的还是有一点底线,至少前面两位不是被人吓得七窍流血,所以温简才有了上述一番话。

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狡黠,再抬头却又掩了下去,只看着晃动的地方继续道:“我们姐妹两人已经走投无路,若非如此,怎会想到要去碍了英雄的眼。当然……”温简顿了顿,继续道,“我们若是有银子,一定会尽快离开,而且我们的嘴很牢,外面的人一定会以为我们是受不了那闹鬼的屋子才不得已走了。可是,我们没有……银子……”

温简的语气渐渐低沉下来,满脸的无奈,又低低道:“这世道,没有钱寸步难行,更何况我们两个妇孺,雅儿才六岁啊,她这么可爱,就没了父亲,没了祖母,母亲……也抛弃了她……”

温简开始倒是故意说来,说道最后却动了真情,想到这番遭遇,确实长歌当哭,不由眼眶都红了,温雅一直以为温简说得是真心话,听着听着抽抽搭搭起来,她想起了村里同龄的孩子,就算是每日里被母亲打骂的二梅,只怕也比她要好,至少二梅有自己的母亲和父亲,那日村里的人伢子六婆想要撺掇二梅的阿娘卖了她去给人家做丫鬟,结果被她的阿娘抄起门边的笤帚赶了出去。温雅多想啊,多想也能有这样的阿娘,抄着笤帚赶走欺负自己的人的阿娘,哪怕那笤帚是经常落在自己身上。

两人一个假戏真做,一个真心真意,这会儿倒是抱头痛哭起来。

不远处的树枝上蹲着个白衣男人,他揪着自己的头发,觉得遇到了前所未有难解的事情,之前的两个人,一个假仁假义,一个贪杯好色,教训了也就教训了,可面前这两位,调查结果显示,非常正常,而且非常懂事,还非常坚强,更重要的是:这丫的两人是孩子,还是女孩子啊啊啊。自己原本就有不动妇孺的习惯,这会儿就更下不了手了。佛祖保佑,千万不要让那几个家伙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会被鄙视致死的啊啊!正心灵痛苦抉择间,一不小心就揪下来一大缕头发,这下子女鬼变半边光头了。

白衣男人眼睛一亮,既然已经光头了,那任务也做不了了,反正上面写着“轻吓”二字,这不已经吓过了么?他这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

这么说,他早就可以离开了啊!既然可以离开了,他为毛还要傻不拉唧地蹲在树上,他又不是天生想做傻鸟的。

想到这里,他喜滋滋地收拾好装13的工具,眨眼间就消失在林间。

温简说完了话,等了半天没有等来对面的声音,她试探的叫了声:“还在么?英雄……壮士……女侠?”却只有风吹过桂花树传来的飒飒声。

看来是真的走了。

她松口气,拉着温雅的手快速地往林子外跑去。

官道上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马车,温简和温雅一直走了半个时辰才到城门口,又赶紧着回了自己的住处,阳光的温度渐渐下降,两人回到铺子之后,只觉得饥肠辘辘,口干舌燥,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实处。温简赶紧把早晨煮的粥热了热,先让温简吃了一碗,自个儿也就着咸菜喝了大半碗。

等到有了力气,她搬了一块棺材盖子出来摆放在庭院中,把今日采摘的桂花全部用筛子筛了一遍,有些许温雅在地上捡的就用帐幔分开,这些上面含有一些泥土,又打了井水,清洗一遍,沥干之后,把所有的桂花倾倒入棺材盖子内,又用手拨开,准备晾干这些小桂花。

太阳已经不晒了,这样风干最好,等到明日里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可以保存很长时间。

与此同时的雅斋中,穆兴檀正听着自个儿手下的汇报,当听到温简温雅选择吓死之后,他一向平静的表情破了功,温润的嘴角僵了僵。司画在一旁张大了嘴,半晌合不拢。他原本以为就算是轻微的惊吓,这两个小女孩儿也一定会吓得哭起来,说不定回来的时候就嚷着喊着要离开了,这样让她们毫发无损地离开,也算是功德一件。没想到……

不过说来也是,自从这里传出了闹鬼的传闻之后,能在棺材铺子里面住满三日的一个都没有,小老百姓总是容易被愚弄……除开她们两人。

而温简温雅第一日就表现不俗,甚至还发现了纺织娘的秘密,靠着它们还赚了一笔,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以上全是司画的心理活动,他的眼睛却一直偷偷盯着自家公子,当他见到公子爷的表情,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两姐妹总算是暂时安全了。反正公子暂且没有杀人灭口的打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