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今灵古怪》奇离古怪 BL 今灵古怪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0-01-25 04:02:34

《今灵古怪》奇离古怪 BL 今灵古怪精彩阅读 连载中

《今灵古怪》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晏非鱼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容嫣,姚淳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晏非鱼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今灵古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容嫣,姚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容嫣心里好奇,凑上去看过,发现这些刀每一把都分外宽大,比之寻常百姓家里用的切菜刀足足大了一倍还有余,她从姚淳手中接过一把,分量很...展开

《今灵古怪》免费试读

容嫣心里好奇,凑上去看过,发现这些刀每一把都分外宽大,比之寻常百姓家里用的切菜刀足足大了一倍还有余,她从姚淳手中接过一把,分量很重,而且刀柄油腻,只拿到手里,便闻到一股子的腥气。

容嫣将几把刀都看过一遍,这才问道:“外面来拿刀的人是做什么的?”

“这……”姚淳和季悠然也是刚来的,自然也不清楚。

“那我再去问问?”姚淳看着季悠然,准备要去。

“等等,你干脆将那人请进来,有些问题我还想问问他。”容嫣这样说道。

姚淳看了看季悠然,季悠然欣然允诺,道:“去吧!”

“回大人的话,小的名叫王奇,是何子村杀猪的。”那人被姚淳带进来后很有些惊慌,大概是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来拿回自己的刀的,没想到不知怎么的,竟然会招惹到官老爷。

“那谢雍又怎么会借走你的刀呢?”季悠然追问。

“回大人的话,是这样的,前两天,我像往常一样在街上摆摊卖猪肉,忽然谢先生走过来,说是要买猪肉。当时我很高兴,以前咱们村子里出过案子,多亏了谢先生才破的案,在咱们这些小人物的眼里,谢先生那可是了不起的英雄人物。谢先生当时买了半斤猪肉,忽然说,想拿我的刀看看,我就给了他。他看过之后,夸我的刀不错,又说前些时候,他在野外猎了头野鹿,正愁没有合手的砍刀使,问我能不能把刀借给他用一用?那谢先生肯赏脸借我的刀,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本来谢先生说等我生意忙完了再来借刀,可我看当时反正已经快收摊了,就免得谢先生再跑一趟,便当即就把刀借给了他。那个时候,谢先生自己说的,今天早上就还给我,没有想到我在家等到现在,谢先生也没来,我想谢先生是个言出必信的人,大概是有什么事情给耽搁了,所以我就亲自上门来看看。”

“杀猪的?”容嫣沉吟片刻,又指着屋子里桌上的几把刀问王奇,“这几把刀你来认一认,哪一把是你的?”

王奇这才注意到桌子上已经摆放了好几把刀,不禁“咦”了一声,走上前来,仔细看了一会儿,然后从中选出一把来,道:“大人,这把刀是小的的。”

季悠然搞不清楚容嫣这诸多问题打的是什么注意,却听容嫣说道:“大人,民女还有个问题想要问问大人。”

“问我?”季悠然一愣,道,“你有何问题,尽管问吧!”

容嫣粲然一笑,这是季悠然第一次见到她笑,这笑容在她脸上,真如朝阳映雪一般的明艳夺目。季悠然心神一荡,还没反应过来,容嫣已经附在他的耳边,低声问了他一个问题。

季悠然愣了一愣,随即摇了摇头。

“那好吧!刀已经还给你了,你便回家去吧!”容嫣对那王奇说道。

季悠然还记挂着要在镇中搜查的事情,于是连忙叮嘱:“记得,你到谢家来过的事情,还有刚才我们对你说过的话,不要对其他人说起,明白吗?”

王奇当然是不明白的,但这话是从县老爷的嘴里说出来,他虽不明白,却也忍不住地点头。

“不,若有人问起你,你只管说便是。只不过不论是任何人问你,你都要说,这县太爷经过一天的调查,已经找到了凶手杀人的地方了,现在马上就要赶去搜寻。其他的,你什么都不要说,知道吗?”

这两人一个人说一人的话,王奇是愈发的不知道了,他一脸的茫然,看样子很是痛苦。

季悠然也不清楚容嫣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看她以目示意,猜她可能是发现了什么,于是也吩咐王奇道:“你照姑娘说的去做,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多说。”

这王奇才唯唯诺诺的走了。

“谢姑娘,你这是打得什么主意?”姚淳也是百般不解。

“我打的是什么主意,你们很快就要知道了,不过在那之前,还请大人帮忙做件事情才行。”

“什么事情?”

“据曾大娘所说,谢先,我爹是在昨夜下雨的时候回来的,那么,他遇害必然是下过一阵雨后。既然我爹是回到家里后才遇害,尸体却在河中,这也就说明,他是回到家遇着凶手,与凶手交手之后,受了伤,这才跌入河中,而交手之地必然是在河边。既然他与凶手动手之时天已下过雨,河边的土地必然泥泞松软,就算他们两个人的武功再高,轻功再好,激斗之下,想来会在河边泥土里留下一些脚印。只要找到那些脚印,然后再行比对,便能找出真正的凶手。”

“可是镇上的河虽说不大,却也贯穿全县,更何况河边遍生垂柳,我只怕要找到,还很有些难度。”姚淳有些担忧。

容嫣却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只要大人下令,通知城门官吏,不让任何人离开,再发动全镇的百姓,凡住在河边的,都到自家河边去找找看,想来很快便会有线索。”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计策!”季悠然满脸喜色,忙向容嫣告了辞,带着姚淳回县衙忙碌去了。

容嫣看着心中好笑,也不阻止,悠悠然的在房中等着,反正这屋子里宝贝良多,每一样对于容嫣来说都是稀奇物件/只要不用躺在床上,几个时辰过去,倒也不觉得无聊了。

等到天黑以后,季心荷又亲自送了晚饭过来,见到容嫣康复的情况很好,也很是高兴。吃饭时,容嫣问起搜捕的事情,季心荷说镇上闹腾得很是厉害,因为季悠然发动百姓搜查,所以几乎全镇的人都已经听说了,半个镇上的人都跑到了河边查找脚印的踪迹。季心荷耐不住,也跑去看过热闹,不过可惜她去得晚了些,等她到河边的时候,县衙的官差早就已经将沿河的地方给挡住了。

“刚开始说是要动员整个镇子的老百姓都去找,这样快些。可是后来人太多了,又说只怕人多脚杂,反而乱了线索,所以现在都不让人靠近了。”季心荷这样说道。

看来这季悠然果真也是个聪明人,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全都想明白了。

容嫣暗暗想着。

大概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却是姚淳来请,说是河边上果然发现了足迹,季悠然请容嫣到县衙一叙,外面早已备好了软轿。

“这个哥哥,行事怎么这么奇怪,既然都已经发现了脚印,那就应该赶紧寻线索抓人才是,怎么反而要找谢姑娘了。再说谢姑娘受了这么重的伤……”

容嫣的伤势好得飞快,此刻除了头上有点不适,几乎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季悠然来请,她自然是求知不得,于是连忙说道:“我的伤势已经不碍事了,既然外面已有软轿,那我们这便走吧!”

乘了软轿到了县衙,容嫣随着姚淳来到一间房前,推门而入,发觉里面只有季悠然一人。他本坐在书桌前翻看着东西,见容嫣进来,脸色神色顿时变了变。容嫣看他眼神颇有些飘忽,不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但想着自己瞒着他,实在可以说是好好耍了他一次,如今这个年代男尊女卑那是名正言顺的,更何况他好歹身为一县之长,不知心里到底作何感想。

“果然在河边发现了足迹,我们寻过那附近的几户人家问过,他们都说因为昨天下了大雨,河边皆是泥泞,所以没人前去河边过。这样看来,这足迹,必是谢先生和凶手搏斗之时留下来的了。”季悠然语调平缓,似乎心绪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但容嫣却听得出,这语调虽然平和,却与他之前说话腔调有点不相同。

容嫣心里有些发毛,也不再多说,便直接问道:“那发现足迹之地的附近,可有人家最近出过什么事情的?”

季悠然一怔,他方才翻阅的正是这县衙之中的案卷,便干脆道:“不错。”说着从一堆案卷中找出一份来,道:“一个叫鲍庆的人,前些日子在郊外被歹徒袭击致死,身上的钱财全都不见,被判为谋财命案,因为线索缺乏,一直没有找到凶手。这还是本县没来之时发生的案子,他家就在那发现足迹的附近。”

容嫣心中了然,自信道:“大人只管将这鲍庆的娘子和早些时询问过的屠夫张一刀一同拿来,当场对质,必可得出真相。若现在到鲍庆和张一刀的家中寻找,说不定,还能找到鲍庆被杀之时失去的财物,以及一双沾满了湿泥的靴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