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临与羡鱼》临鱼羡渊是什么意思 冰山攻 临与羡鱼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17 08:04:12

《临与羡鱼》临鱼羡渊是什么意思 冰山攻 临与羡鱼全文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临与羡鱼》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茶雾.分类:婚恋主角:许雁,林羡鱼

经典小说《临与羡鱼》由茶雾.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雁,林羡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君临几日都未曾回东宫,倒也减轻了流言蜚语,皇帝微服私访,皇后也将后宫的事务以历练的名义交于许雁回打理让那些人又对许雁回重新尊敬了...展开

《临与羡鱼》免费试读

君临几日都未曾回东宫,倒也减轻了流言蜚语,皇帝微服私访,皇后也将后宫的事务以历练的名义交于许雁回打理让那些人又对许雁回重新尊敬了起来,实则只是萧锦书想看看她的能力有多大。人人都觉得,她日后会是皇后。许雁回虽未回应却也从未否认。她是在心里默许。

每日早上林羡鱼都需去太子妃宫中问安,今日也不例外。用过早膳她便去了许雁回宫中,着一身素衣到显得她清雅了些。太子也只有林羡鱼与许雁回两位妻妾,所以这东宫算是安静了些。

以往也只有林羡鱼去问安,今日倒是连平日里连许雁回都放不在眼里的云月郡主来了。刚成婚那几日,楚云月就在宫里传遍了说是太子妃的诗作皆为借鉴她人所作,甚是瞧不起的姿态。今日所举,古怪至极。

这云月郡主原本是大将军的女儿,可将军与皇上是至交,后来将军在几年前战死沙场。云月便被封为郡主以名字为封号,又有皇太后宠着,在宫中除了皇后自是无人敢惹。

“妹妹既然来了,就不必多礼了。今日云月妹妹来了,你俩呀也得好好说说话。”许雁回握着楚云月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又看了一眼林羡鱼。这幅样子,倒像是闺中姐妹一起说些琐事。

“姐姐说的是。”

林羡鱼顺着许雁回的话说,可她实在不喜楚云月,又怎会和她多说一句。林羡鱼喝了一口茶,也未曾开口。

“云月妹妹莫要见怪,她就是这性子。不爱说话也不爱笑。这成婚也有月余了我都未曾见她笑过。”

林羡鱼哪是不爱笑,她是笑不出来。若有许雁回这般好的家世她也会很幸福吧。

“这也没什么事的,这貌美的女子哪能没点脾气。以前二皇子去了青楼,还说什么那些女子不用点钱财就不能得到手。我听二皇子这话可笑了好一阵呢。”楚云月说完便掩面笑出声,笑声丝毫不遮掩。

林羡鱼双手交合放于双膝之上,指尖镶嵌进肉里她也不觉得疼,她在忍。她不是听不出来楚云月在说她是妓女。只是许雁回还在旁边,若是教训了便会说她不给许雁回这个正室的面子。

“尽会开些有的没得玩笑话,妹妹可别往心里去啊。倒是郡主来了这么久也没说是为何事。”

许雁回原本心情尚佳,在听到青楼、二皇子等字眼后竟觉得有些压抑。她也不知楚云月是不是玩笑话。

“瞧姐姐说的,这哪是玩笑话可是真话,旁人我一般都不告诉她。近日便是城中的百花节,以往姐姐都要在相府中举办诗会。今年姐姐成了婚倒是不太方便了,这诗会我想在将军府中办。”

“我看你啊就是想见着四皇子吧,这事啊你就放心去做吧。”许雁回一语道破楚云月所有心思,这宫中谁不知楚云月看上了君澈的事。这楚云月倒也肯为了君澈费上一番心思。

这百花节,相传是天上花神女夷的生日。这些时日,有双灯会、踏青、诗会。以往在相府中举办百花诗会,会邀请到锦都城中各种才子。也有人在诗会上找到知己或是心爱之人。

林羡鱼坐着什么也听不进去只垂首想着自已的事。许雁回将楚云月送走了,坐在塌上看着林羡鱼仍未回过神。

“妹妹可是有心事?不如说与姐姐听,也可为你解了心结。”

“倒也没什么,既无要事那妹妹先行告退。”

林羡鱼的心思不在这,带着涟漪回太子的寝宫。昨夜她收到了四皇子的书信,说是约她去城外一聚,还有埋藏已久的桃花酿。她虽自小就在深宫,可这桃花酿确实是没喝过。君澈这是彻底明白了她爱酒,在诱惑她前去。

“此番出宫还需小心,四皇子说可换上宫女服饰应出宫采办的由头就能成,不过此番出宫还需小心。”

涟漪拿来了一套宫女的服饰放在桌上,林羡鱼也没多想就换上。在宫门口禁军守卫处说是四皇子宫中的宫人。就无人敢在拦,出了宫门找了间客栈换了一套服饰才前去城外。

先前来和亲之时林羡鱼已然心如死灰从未好好观赏过锦都城的风景与民生,这回倒是要好好观赏一番了,涟漪与她从未出过宫不管是在南国还是祁国,这下子倒是让涟漪看花了眼。

一路优哉游哉走到城外才碰到了君澈派来接应的人。

桃林入眼帘,美得像画卷中才存在的。君澈倒活的逍遥自在,桃林深处有座小宅。看样子他也是常年偷溜出宫的人。在宫外连宅子都买好了。

“说好的桃花酿。”林羡鱼来这,当然不是为了君澈。

“你还真是为了酒,过来坐。这些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林羡鱼得到了应允,自是不客气。她可是足足惦记了一晚上,心里馋的紧。

“日后若有好酒,可别忘了叫上我。”

“那是必然,能得此好友乃是最美的事。”

好友?她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称呼她,原来她这样的人也会有朋友。

林羡鱼喝了几杯将这味尝了通透,坐在塌上与君澈共饮,一坛酒很快就见了底。林羡鱼仍觉得不够还想再饮,君澈却拦住了她。

“你若一身酒气,怎叫人不起疑心。”

“到也是,我该回宫了。”

本就是以采办的由头出宫,若是时间久了定叫人起疑心。林羡鱼只得回去,原来还想要好好看看这锦都城,而现在就也来不及了。日落之时宫门就下钥了,到那时可就麻烦多了。

回客栈换好衣服准备下楼去退房时,好巧不巧就碰见了楚云月从另一间房走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