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全文免费无广告 精彩内容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调教

更新时间:2020-04-17 08:04:57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全文免费无广告 精彩内容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调教 连载中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

来源:作者:桃菜菜分类:架空主角:慕云歌,慕云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由网络作家桃菜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云歌,慕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老爷。”白氏闻言,慌忙上前将慕云歌护在怀中,“云歌只是一时糊涂,您饶了她这一次吧。” “她头上的伤还未好,如何还能承受的了您的...展开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免费试读

“老爷。”白氏闻言,慌忙上前将慕云歌护在怀中,“云歌只是一时糊涂,您饶了她这一次吧。”

“她头上的伤还未好,如何还能承受的了您的家法?”

慕中远瞥了眼慕云歌额头上有些渗血的轻纱,眉宇间的怒气稍显松动。

白氏心中一喜,刚欲继续求情,一旁的惠姨娘却率先走了过来。

“老爷不要这般恼怒,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好?”她娇柔的手轻拍慕中远的胸口,又道:“好在二小姐没事,这事只有府内人知道,传不到外面去,至于郡宁侯府那边,瞒一瞒也就过去了。”

看似安抚的话,却让慕中远的心都悬了起来。

府内的人不会外传,那慕云倾呢?若他不给慕云倾一个交代,她可是会去郡宁侯府告状?

他那位岳母对慕云倾护到了何种程度,他可是一清二楚。

慕中远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慕云倾,试探性开口,“云倾,此事,你觉得该如何处理?”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有错,自然是当罚的。”慕云倾神色自若,唇边的浅笑始终未消,但看在众人眼里,这张脸却是毫无温度。

“四妹妹如今的身份已不同以往,性子如此浮躁,若是到了府外惹了事,怕是要将这慕府一并毁了。”

她浅淡的话像是投入静湖中的巨石,荡起的水波颤动在心尖久久未停,慕中远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

他疼慕云歌,但这疼爱也只能摆在他的利益名声之后,但凡有可能伤及慕府和他日后的生活,他就不会留任何情面。

余光瞥见小厮将家法拿了上来,慕中远一咬牙,说道:“杖,三十。”

“父亲,不要。”慕云歌大惊失色,慌忙摇头,若是这三十杖打下来,她怕是一月也起不的身。

一个月的时间,若是她不能笼住秦景煜的心思,怕是注定要被休弃了。

白氏比慕云歌更清楚这一点,伸手将慕云歌抱得更紧,哭诉道:“老爷,云歌如今还是皇子府的人,您若真的打了她,六皇子怪罪下来可怎么好?”

“老爷,您要打就打我吧。”说话间,白氏已经紧紧的将慕云歌护在身下。

拿着家法的小厮迟疑了一下,下意识看了慕中远一眼,见慕中远点头,才挥棍落了下去。

皮开肉绽的声音响起,白氏惨叫一声,背后的肌肉疼的痉挛起来。

慕中远背后的手倏然收紧,眼眸混沌,内里神色不明。

白氏说的对,伤了云歌六皇子兴许会怪罪,依着六皇子对云歌的心思,若好好留着云歌,将来云歌及笄了,六皇子或许还能将云歌接回去。

云歌得了宠,他岂不是官运亨通。

从杖责开始,院内除了白氏的惨叫声便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第二十七棍落下来时,空气中已经弥漫了浓重的血腥之气,白氏的惨叫声也越来越低,双眼迷离片刻,缓缓合上眼,昏了过去。

“母亲。”慕云歌满脸泪痕的从白氏怀里钻出来,哭求着慕中远,“父亲,不能再打了,母亲她顶不住了。”

白氏一个外室能被名正言顺的抬进来,也是因为深得慕中远的宠爱,如今见白氏被打成这番模样,也有些心疼。

他下意识看向慕云倾,却见慕云倾的神色毫无松动。

六皇子将来对慕云歌如何还未可知,眼下的难题却是郡宁侯府,他一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字,“打。”

得到命令的小厮,再次扬棍而起,这次没了白氏的遮挡,棍子狠狠的落在慕云歌身上。

慕云歌娇弱的身子颤了颤,却倔强的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她狠咬着牙关,抬头看向慕云倾,眼神怨毒,仿佛将所有的恨意都装入那双眼眸中。

慕云倾面不改色,琉璃色的眸光淡薄的凝着慕云歌,在心中默默数着,一、二、三。

第三棍落下,慕云倾睫羽微阖,转身,挺直脊背走出萃凡居,对身后那道火光灼灼的眸子毫不理会。

她知道,从今天开始,就算是和慕云歌彻底撕破脸了。

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荆棘在等着她,但是没关系,她就算是赤着脚,也要一一踩过去,将慕云歌从云端一步步拉入地狱。

“小姐,您可是一早就发现了四小姐的企图?”回去的路上,云鬓好奇的低问。

慕云倾点点头,说道:“她今日将我叫去幽院,就是要骗我喝了那杯掺了栖梧香的雪顶云雾。”

“琢魂蝮最喜这栖梧香的味道,若是沾上了,方圆两里之内的琢魂蝮都会循着味道追过来。”

说着,慕云倾的眸光暗了几分,若非她上一世机缘巧合的学了医术,能轻易的识得所有药材熏香的味道,怕是她也会因着雪顶云雾的味道被蒙蔽过去。

云鬓点点头,又听着慕云倾复述着琢魂蝮的毒性,霎时惊得一身冷汗,后知后觉的将慕云倾护在身前,“今日四小姐挨了罚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小姐日后还是小心些。”

话毕,云鬓又似是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奴婢还有一事不明白,四小姐明明已经将蛇送落霞苑了,为何还要将蛇篓扔到我们院子里,还有那些蛇,为何又回去寻了四小姐?”

云鬓知道那些蛇不敢进来,都是因为慕云倾让她买回来的那些雄黄,可那些蛇毕竟不是人,既然被放出来了,又如何能准确无误的找回萃凡居呢?

“蛇篓若是在落霞苑发现,所有人都会认为这蛇是我让舅父从南署带回来的,若我死,传出去也是自食恶果,对郡宁侯府也好交代。”

慕云倾微顿一下,也不得不佩服慕云歌这般细腻的心思,“若我不死,她还可像刚才这样利用一个蛇篓就摆我一道,你想想,若我们没有抓住陈武,此时的我又将是何种境地?”

至于那些蛇为何全都去了萃凡居,就只能怪慕云歌自食恶果了。

慕云歌端着茶出来的时候她便知道那茶有问题,所以假意喝茶之时便捻在了手上,临走时,她扶了慕云歌一下,也趁机将那茶水抹到了慕云歌手腕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