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聊斋书道纪》聊斋之问道长生 GC 聊斋书道纪GV

更新时间:2020-06-28 08:03:08

《聊斋书道纪》聊斋之问道长生 GC 聊斋书道纪GV 连载中

《聊斋书道纪》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村里第五组分类:仙侠主角:陈卓,怀致远

《聊斋书道纪》由网络作家村里第五组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卓,怀致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旭日东升,阳光播散,怀山县城沐浴在阳光中。 张秋疲惫地坐在司天监衙门,昨天城外的信号烟火他也看到了。等到他带着几个人赶过去,只有...展开

《聊斋书道纪》免费试读

旭日东升,阳光播散,怀山县城沐浴在阳光中。

张秋疲惫地坐在司天监衙门,昨天城外的信号烟火他也看到了。等到他带着几个人赶过去,只有一个遗留有战斗痕迹的现场,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出来。

又返回县城,趁着天亮将长街现场全部翻了遍,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找到。

刚才手下来报,原来在客栈投诉的周痴也不见了,他猜测是有人冲着司天监来的,可是他没有丝毫的线索,加之他只有筑元境,修为低微,遇见这种事情,恐怕是力有未逮。好在他有官面上的身份,只有歹人不是丧心病狂,就不会青天白日的对他不利。

“报!大人,出事了!”

“又出什么事情了?”张秋有点烦,这边事情还没有眉目呢,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范府空了。”

“什么?”

“范府空了,范府现在空无一人,附近的人都在传言,范府是遭遇了妖怪。”

张秋也顾不得疲劳一夜,立刻就到了范府。

范府真的空了。

他带人里里外外查勘了一遍,也没有什么战斗过的痕迹,唯一有点痕迹的就是客厅。地上方砖有几道明显是手指扣出来的痕迹,其他的一无所获。

看来这次涉及到的事情,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筑元境修士可以解决的,只能呈报上去了。

怀致远从范府门口路过,看到心力憔悴的张秋从府门中出来,心中有点心疼这位未来的小师弟。

不过他也只是看了一眼,就走过去了,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他从刚才一出门就感到有人在跟踪他,可能和昨晚周痴说的阻拦他的人是一伙的。

到了一处早餐点,他要了一份早餐,坐下来慢慢地吃着,他要思索接下来的行动,还有如何将周痴送出怀山县。

“老板,和他一样的,也来一份。”

有人坐到了他对面,是个男子。看到怀致远看了过来,轻轻地一挑眉,哼了一声。

怀致远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男子,“你认识我。”

“是的,我认识你,”男子没有回避他的问话,“怀致远嘛,大名鼎鼎!”

“哦,可是我还不认识,不介绍一下吗?”

“陈卓。”他就是昨夜拦截周痴之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年纪轻轻就有了人仙境采药期的修为,所以看不起很多人,觉得他们都是靠着年纪大应是熬上来的,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怀致远看着一脸骄傲的陈卓,“那不知有何贵干?”

“我就是想要见识一下,声名远播的怀致远是什么样子的,现在看看也不过如此。”

“让你失望了。”

“还以为你能从地仙境手里逃出去多了不得,如今看你修为一落千丈,区区筑元初期,还不知道要熬到何年何月了。”

怀致远有点不高兴,他虽然现在确实筑元初期,可也不是你一个随便冒出来的毛孩子取笑的,眼神不由得渐渐了变了凌厉起来。

“怎么,想要打我?”陈卓笑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修为,还想耍横。修为落下去了,就要缩起来,知道吗,缩起来,哈哈哈!”

“哦,是吗,不知道要怎么缩起来,不如你来教教我。”怀致远把玩着手中的筷子。

陈卓笑的更开心了,“司天监都是些脓包,一个一个看起来很唬人的样子,其实也不过如此,就想昨晚的周痴,还不是被我们给拦了下来。”

怀致远看着对方肆无忌惮的样子,慢慢地伸出了筷子,“原来昨晚就是你们,我还没有去找你呢,你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还想用筷子戳我,”陈卓讥笑道,“废物就是……”

后半句,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看到那根伸过来的筷子,速度陡然加快。就像他平时在写字的时候,毛笔没有来得及刮掉多余的墨水,提笔之际,那墨水就已经滴在了纸上。

那根筷子,就是滴在纸上的墨,很快就晕染道了他的面前。

这时候,召唤飞剑已经是跟不上了,坐马沉腰,一个铁板桥躺了下去。

筷子上的劲风,从他的鼻子上略了过去。

虽然你的筷子很快,可是我躲了过去,陈卓心中不无得意,废物就是废物。

看着躲避的陈卓,怀致远依然有序地进行着自己的攻势,丝毫不为自己首次进攻落空而沮丧,如果他真的那么轻而易举地就讲对方拿下的话,那真不对不起着人仙的名头了。

左手已是一拍桌子,撤空了两人之间的阻隔。

伸出去的筷子,如在纸上写字的笔,曲折含蓄,勾勒出了一个弯钩,勾起的笔锋又蕴含锐利。

陈卓只能眼睁睁看着筷子变换方向,他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他的速度跟不上。他根本就想不到,怀致远的战斗意识这么强悍,攻势不减,连绵不断。

通地一声。陈卓干脆躺到了地上,我就不信了,你的筷子可以伸的那么长。

怀致远的筷子确实伸不了那么长,可是他还还有脚,已经是一脚踹了出去,势大力沉。他誓要将陈卓留下来。

陈卓余光撇见了那一脚,要踢在的他腿上非残既伤。就在他准备硬挺这一脚的时候,感觉有人拎着他的衣领,给扽了出去,刷地一下,脱离了那一脚。

碰!一脚踏地,尘土飞溅。

怀致远隔着尘土,看着出手的人,是个女人,应该就是昨夜阻拦周痴的人。

“看来你就是昨晚阻拦我师姐的另外一人了。”

“看来传言怀致远虽然活下命来,可是修为一落千丈,也是不可尽信啊。”

“在下怀致远。”

“宁秋灵。”

“不知宁姑娘意欲何为?”

宁秋灵微微一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你回去告诉周痴,她要藏好了,否则被我找到了,那就说不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说完她拦下来想要使用飞剑报仇的陈卓,离开了小店。

“你小心,下次不要让我撞见你,否则有你好看!”陈卓愤愤不平的威胁了一句。

怀致远丢下手中的半截筷子,也离开了,不过给店家留下的赔偿的银两。

他没有去周痴的藏身处,而是去了自己的小店,如今看来,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中,也不知道这波人到底是何底细,有点棘手。

一边练着字,一边感慨,还是修为低,实力相差太多,根本就不是一点计谋可以抹平差距的。一直到日上三竿中午时分,也没有想出来个头绪。

正在胡思乱想着,忽然感觉裤腿被什么扯着,低头一看,一只小狐狸,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一只小奶狗呢。

“原来是小狐狸啊。”怀致远难得轻快地开口笑道。

“不能笑,小心让人看见了。”小狐狸封梦南很严肃。

“嗯嗯,小狐狸说的对。”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发现街口一直有人盯着。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显出原形,早跑进来了。”

“委屈你了。”

“你知道就好,那盯着你的是什么人啊,和昨天的人是一起的吗?”

“应该不是一伙的,不过也可以说是一伙的。”

封梦南歪着脑袋想了想,“不明白。”

怀致远没有计较她是否能够弄得清楚,“没事,我知道就好了。你们怎么样了?”

“放心吧,老爹这么多年经营,也不是白给的。”封梦南满脸的骄傲,只是配合着小狐狸的样子,有一种可爱混合其中,让人想要会心一笑。

“交给你一个任务。”

封梦南眼睛一亮,“嗯嗯,你说,你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