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濯》长桌宴 娘受 长濯总攻

更新时间:2020-07-27 20:02:58

《长濯》长桌宴 娘受 长濯总攻 连载中

《长濯》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彦不留行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方栖山,回盟

主角是方栖山,回盟的小说《长濯》此文是彦不留行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方濯此时紧闭双眼,眉头死拧,额头细汗满布,深陷噩梦之中。 “啊——” 一声惊叫划破了深沉夜幕,林中惊弓之鸟四散飞逃,方濯从噩梦中...展开

《长濯》免费试读

方濯此时紧闭双眼,眉头死拧,额头细汗满布,深陷噩梦之中。

“啊——”

一声惊叫划破了深沉夜幕,林中惊弓之鸟四散飞逃,方濯从噩梦中惊醒。

无力地扶着树干站起来,这树干粗若井口,不似平凡树木。

一路摸索寻路,所有的树都是如此,只是这树林间被黑夜包裹,一切也都看不真切。

由于黑暗弱化了视线,方濯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同时耳朵竖起,警惕聆听着四周有无危机。

且待手拂过一棵树干时,她摸了一手的黏腻湿热。

抬起手放在鼻尖一嗅。

是还未干透的鲜血!

还不等她反应,身后瞬时响起疾奔而来的脚步声,方濯毫不犹豫,立即拔腿逃窜。

也顾不得脚下道路,一直向前奔逃,只是有树丛中横亘出的枝条,那枝条上的尖刺划过皮肤,使得周身处处添上血痕。

“啪——”

鞭子甩动的声音。

身后一股巨大压迫感逼近,来者极速非常,鞭子正以箭矢般的速度向方濯甩去。

只那一刻,在鞭子正要环上方濯脖颈时,她脚下一空。

跌入无尽深渊,却透进了光明...

......

......

正午太阳温暖却耀眼,方濯还未睁开的眼睛不自觉地眯成一条缝。

缝里只见一穿着短衣的中年女子正铺晒草药。

这是一处山野小院,虽然简易,但院前种着一棵杏树。

此时节气正春深,满树落下飘雪,与这四周的一片满天星花海一同沐浴清风,景象如画。

“师父。”方濯站起来,揉了揉惺忪睡眼。

其实她本就是想靠在墙边晒晒太阳,不料却在暖意融融中睡了过去。

方栖山应了一声,继续手上动作。

但因久坐,方濯起身后双腿发软,迈出的一步直接一个踉跄,脑门直冲着屋前的门柱去。

“咚——”

真是十分响亮的一声,下一刻只见方濯蜷蹲在门柱旁,抱着脑袋大喊哎哟。

瞧了眼揉搓着脑门的徒儿,方栖山嘴角挂上一抹浅笑,收了手上的事情,走到徒儿身边。

“我看看。”拉下方濯的手,只见一个大包赫然立在方濯脑门上。

“师父...是不是肿了...”

“嗯...”

“大吗...”

“大...”

......

屋内。

方栖山将一只细瓶里的跌打药粉倒出些许,掺上一杯酒水,调和好后,抹在方濯额头。

药草幽香从指头,飘到鼻尖,方濯很喜欢药草的沉稳香气,猛吸了一口。

只是随后涌进鼻腔的酒香,使得方濯立马又皱起鼻子。

“别动。”方栖山掰正方濯的脑袋。

“师父,今日的梦境又是格外真实...”方濯抬眼扫视了一圈屋内,无奈地叹口气。

屋内本应光洁的墙面,糊满了纸张,纸上盘桓着方濯在每次噩梦后所记录的梦中场景。

近日方濯总是噩梦环绕,只要一睡着,就会有许多噩梦涌入她脑海。

为了解清这梦境,她便把能记住的都写下来。

不过这两天,方濯已经懒得记录了,每个梦之间毫无关联,又千奇百怪,根本没有规律可循。

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这些梦境也全都是方濯从未经历过的景象事物,师徒二人想破头,都不知其中缘由。

“此事我也难有思绪。”方栖山完成上药,放下手中物品。

“为师学浅,若你这噩梦还无好转,怕是要带你回盟会了...”

说到盟会,方栖山眉头不自觉地蹙起。

她从门房内向外看去,院落外的那片花海正随着清风摇曳,也就看了一瞬,便收回目光,藏起眼神中的哀伤。

“无碍的师父,今日的梦就是有些凶险,还没往日的吓人呢,此后应该越来越平稳了。”

没有回复方濯,方栖山走向窗台。

指尖驱法一指,点起案桌上一盏线香:“药膏留一炷香时间就擦掉。”

“嗯...师父您说,这会是有人结伴托梦吗?”方濯惊觉自己的突想,坐直了身子,“不会是人界有何灾祸了吧?!”

“天灾人祸是常年不散的,这托梦,也还托不到你我这等山野闲适之人身上。”

“师父,盟会以拯救世间危难而立,身为盟会人,应担负起苍生之责,我们在这里守护万夫山,正是尽职尽责,又怎么说闲适呢?”

望着方栖山的背影,方濯话说得不紧不慢,有些许小心。

因为她发现每次提起盟会之时,师父总会有种莫名的忧思,从话语间,从眉眼间,从那不时望着花海出神就能够看出。

方栖山念诀施法,将身上短衣转瞬化为一袭青白道袍:“盟会五十年来入会不过数百人,你又何以让百人担苍生?”

“那...三界各处,也有相似组织,盟会与其团结,三界齐心协力,定能勘破一切妖邪的!”

此时方濯眼里熠熠生光,让方栖山一时恍惚无言。

如果说,每个年少时的理想,只要能坚守初心便能得偿所愿的话,方栖山已能如愿千百次。

可她的坚守,却使得自己抱憾一世,这样的初心又值得吗?

看着方濯神采奕奕的模样,她摇了摇头,只幽幽吐出一句:“你还年轻,任重道远。”

话头就此掐断,师父要回她房间去。

方濯本想将方栖山扶送出屋门,却让对方抬手挡了回来,于是乖巧的坐回了原位。

“记得药膏。”

“好的师父。”

留下一句嘱咐,人便抬脚出去了。

方濯给自己倒上一杯水。

就这样静静望着杯中平稳的水面,她那副心肠又沸腾起来。

当今世间,天界为三界之首,主管天人两界。

地界阴间因其转世轮回之责特殊,独立自治,所以天界能管辖的也只有人界。

不过人界包容博大,不止是人族能在人界生活,各界生灵皆能游走于此。

因此由地界与人界连通之处诞生的妖族,也于人界安居。

经过代代推移,妖族已能与人族在人界和睦相处。

同时,也有许多的仙家与游魂,以及天地两界的生灵常来人界四处游览,这更方显人界海纳百川了。

只不过近几个月,屡地皆传妖邪作乱。

虽不知真假,但方濯从小被教导以三界苍生之责为己任。

若这为真,她即刻就想随着师父冲下山去,助苍生平定祸乱。

放下水杯,方濯提前擦掉了额头上的药膏,盘坐于床,运气于丹田,静心执行每日功课——打坐。

帮助苍生,需学有所成的道理,她还是深谙于心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