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整死大师兄》将夜里大师兄怎么死的 激H 整死大师兄Twink

更新时间:2020-08-29 04:02:48

《整死大师兄》将夜里大师兄怎么死的 激H 整死大师兄Twink 连载中

《整死大师兄》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凉城常公子分类:都市主角:周大,唐娇

凉城常公子新书《整死大师兄》由凉城常公子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周大,唐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沉重的开门,杜恒背着唐开国进屋,唐娇二人跟在身后。 只见周大还一副死鱼般瘫在沙发上,唐娇愤怒的冲上前,拳打脚踢,直接将周大打懵。...展开

《整死大师兄》免费试读

沉重的开门,杜恒背着唐开国进屋,唐娇二人跟在身后。

只见周大还一副死鱼般瘫在沙发上,唐娇愤怒的冲上前,拳打脚踢,直接将周大打懵。

“滚!”唐娇咆哮道。

周大立马站立起来,让到一旁。

这时杜恒才把唐开国放下,躺在沙发上。

唐娇跪在沙发边,痴痴的看着唐开国,唐母则是坐在沙发一头,让唐开国的头枕在自己腿上,不停地抚摸着唐开国看似安详的脸。

“前辈他……”周大低声问道。

“伯父已经去了……”没有人回答周大,杜恒只好回答,语言中带着些许悲伤。

这不仅仅是见证了唐开国的死亡,更多的是对这位商界传奇人物的陨落感到惋惜。

毕竟唐开国对杜恒也只有提点之恩,甚至来说他们并没有过多的交情,也谈不上翁婿关系,目前来说确实如此。

“去了?”周大眉头皱了起来,走到唐开国身旁。

冥冥中,周大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换句话说周大眼里的唐开国仿佛并不是一具尸体,而是一种生命正在凋零的状态。

“老板,可否让在下看看?”周大忽然问道。

“看什么?”唐娇冷漠的回答。

“不知道,但在下总感觉前辈还有一线生机。”周大不确定的说道。

“生机!”忽然唐娇和唐母双双把眼光投来,这才是她们此刻最想听到的话,但医院已经宣布死亡,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又如何反驳。

“你走吧,爸爸忍受了太多,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也许会活的更好。”唐娇眼中那一丝期望也随之黯淡下来。

“娇娇,让小周看看……”唐母不想放弃,哪怕知道唐开国已经死亡,但依旧无法接受也依旧不愿承认。

机会稍纵即逝,唐母在悲痛中又怎么会在乎太多。

“妈,爸爸已经走了,何必再折腾?周大是什么人,我心里清楚,他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无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混蛋,他的话怎么能听?”唐娇强行控制理智,母女二人总得有一个人要坚强一点。

“晚辈确实有一种感觉,老板为什么就不让在下试试呢?结局没有比现在更难以接受的了。”

“娇娇,你让开,让小周看看。”唐母有些激动。

“好,周大,你可以看,但你别想有什么企图,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唐娇忍着悲痛和愤怒,站立起来,走到一旁。当然心里似乎又升起一抹希望,谁不愿意有奇迹发生呢?

周大蹲在唐开国面前,右手搭在唐开国手臂上,很清晰就能捕捉到一丝生机,正源源不断的流失。

“前辈病因在何处?”周大问道。

“心脏功能衰竭……”唐母回答。

“晚辈感受到一丝生命气息,已经很微弱了,小时候跟着晚辈的师傅,学过一些东西,但晚辈不确定是否可以拯救前辈,如果晚辈失败了,请不要责怪。”

“你学过医?”唐娇诧异问道,实在有些不相信。

“不是医学,在下也不知道是什么,记得前段时间老板那一脚吗?若是平常人恐怕早就废了,但在下却利用所学,把受伤之处修复好了,所以才斗胆试一试,或许未必有效。”周大只能这样解释。

唐娇沉默,诚然,当初那一脚,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能复原,回想当初,下山报警后,警察抓周大的时候,似乎就没有什么异状了。

不再多言,房间内沉默起来。

周大将唐开国身体扶起,像是坐在沙发上一样,同时解开唐开国纽扣,露出胸膛。

周大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指抵在唐开国胸口。

默念落云功,一股暖流从丹田中出发,循环周身,直至来到右手。

周大立刻控制这股暖流,途径指尖,强行让暖流破体而出,只不过一丝破体,周大如千米长跑,身体感觉疲惫。

那一丝暖流射进唐开国心脏,瞬间包裹,以一种缓慢的方式,滋养激活心脏。

周大的手指能感觉到唐开国心脏忽然跳动了一下,旋即又归为平静。

“不够!”

周大再次运行落云功……

第二次,心脏跳动两次,第三次跳动六次……

汗水侵湿周大的衣服,脸色更是显得没有血色,反观唐开国,心脏跳动更有力,虽然时不时会停止。

周大已经头昏脑胀,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达到了自己的极限,甚至下一刻就会令自己陷入休克。

“最后一次!”周大咬牙坚持,双眼通红,忽而暖流路过指尖,周大大喝一声,手指几乎陷入唐开国胸口。

呼!

唐开国胸口震动,开始饱满起来,一道久违的呼吸感传遍全身,仿佛是溺水之后的第一口呼吸。

“爸!”唐娇尖叫的喊道。

唐开国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前的是周大,以及那只抵在自己胸口上的手指。

唐开国感受极其清晰,有一股很温和的暖流正在心脏附近游离,而这股暖流分明正在修复那早已衰竭的心脏。

“是你救了我!”唐开国难以相信,明明自己已经死了,最后那一刻,唐开国知道死亡已经降临,断无存活的可能,但偏偏这个时候苏醒。

周大抬起头,苍白的脸上,勉强挂着一副笑容,随后艰难的站立起来。

“前辈命大福大,晚辈只不过顺手推舟而已。”

边说之时,那嘴里已经无法掩盖血迹,然后顺着嘴角不停地冒出来,整个嘴腔都是血,连牙齿都都被染红。

血液流到下巴,有的顺着滴落在地上,有的流到脖子,染红了西装里的衬衣。

周大还想说话,只是张着嘴,咋吧咋吧一句也说不出来,下一刻仿佛要走起来,却无论如何也迈不开步子,身体顿时空虚,思维陷入空白。

众人惊恐不已,眼睁睁看着周大跪倒在地,上半身直接摔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周大。”

“小周!”

“周先生!”

三道声音,三道人影,急忙上前搀扶,奈何周大透支太厉害,身体陷入休克,早已不省人事,若非还有呼吸,众人都认为周大那是用自己的命交换了唐开国的命。

“赶紧送医院,不管什么代价,不管多少钱,都要救醒小周。”唐母说道。

旋即杜恒和唐娇一左一右架起周大,便朝着门外跑。

唐开国还怔怔发呆,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幕。

唐母见二人离去,这才回头,走到唐开国面前,一把抱住唐开国,竟然抽泣起来。

“老唐,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知道吗?你就真的忍心抛下我们母女二人不管吗?”

唐开国渐渐恢复神智,心脏中那股暖流已经消失,但唐开国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强健有力,绝不是药物刺激而出现的样子。

“周大果然深藏不露,唐家欠了他天大的恩情。”唐开国平静地说道。

“只要你没事,只要你活着,哪怕一无所有。”

唐开国露出一抹释怀的笑容,钱对于生命来说,此刻显得不值一提。

“走吧!去医院看看。”

……

话说,周大的运气总是令人哭笑不得,满身的血,被扶着时,嘴角还牵出一条条血丝,然后没有目的的黏贴在自己或者唐娇、杜恒的身上。

但好巧不巧的是,周五周六正在街的一头卖鱼,也正和那个买鱼的人讨价还价。

周六一脸痛苦的说道:“老板,这鱼你也看到了,活蹦乱跳的,新鲜无比,而我为了抓这些鱼,喝了不知道多少河水,你知道的,大河边那水,很不卫生的,有人在上游撒尿拉屎,谁也不知道不是?所以这价,真的很低了,十块钱八条,绝对划得来。”

“不是,昨天你还一块钱一条,今天就涨了,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昨天我也不知道有人撒尿拉屎啊,不然昨天就涨了,算了算了,都是老熟人,九条,十块钱九条,不能再低了。”

“周六毛啊周六毛,行吧,全都给我……”餐馆老板无奈,不过虽然涨价了,餐馆老板依旧能赚不少钱。

一百七十元,就这么出现在周六手里。

正收进裤兜,周五忽然一把拽住周六。

“干嘛?不是说好回去再分吗?”周六不乐意道。

“不是不是,你快看,看那边!”周五指着远处。

周六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一个激灵,便想要躲在周五背后。

“是不是很眼熟?”周五问道。

“废话,那是小师妹的班主任。”

“不是,我说的是中间那个!”

“额……是有些眼熟,感觉哪里见过。”周五不敢仔细看,匆匆一眼。

“会不会是大师兄,你看,都被打出血了,好像死了一样,被两个人托着走。”

“不会……吧!”周六立马看去,没错!中间那人就是大师兄周大,虽然看起来西装革履。

“昨晚大师兄说他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而且很危险,是不是这样说过。”周六问道。

“是,大师兄说过。”

“完了,大师兄失败了……”周六忽然觉得有些堵的慌。

“怎么办?六师弟,要不要救人?”周五低声问道。

“怎么救?我们根本不是对手,最好是报警。”

“好,去报警。”

说着二人极速离开,朝着派出所跑去!

镇本来就不大,因此两人报警之后,立刻就有三四名警察出动,直接朝着唐娇几人冲去。

有警察撑腰,周六的胆子大了很多,一看到周大的样子,立马就跪到周大面前,痛哭的说道:“大哥,大哥啊!你死的好惨啊!你倒是睁开眼睛看看啊,我是六弟啊?”

一番话语感天动地,旋即又指向唐娇二人:“警察叔叔,就是他们,是他们残忍谋杀了我大哥,你看,还在流血,请一定要抓住他们,为大哥昭雪。”

三位警察看到情形,略微点头,旋即上前拦住唐娇等人:“唐老师,请跟我们回去一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