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林德之门》林德车型 Basher 林德之门罗御

更新时间:2020-09-02 08:04:26

《林德之门》林德车型 Basher 林德之门罗御 连载中

《林德之门》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七十七面骰子分类:奇幻主角:林德,戴娜

主角叫林德,戴娜的小说是《林德之门》,它的作者是七十七面骰子最新写的一本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到了晚上,林德一行人按照行程计划,住宿在一个小村子里,因为还处于格里芬的直辖领地,所以林德自然得到全村最好的房间,免费。 这对林...展开

《林德之门》免费试读

到了晚上,林德一行人按照行程计划,住宿在一个小村子里,因为还处于格里芬的直辖领地,所以林德自然得到全村最好的房间,免费。

这对林德来说倒是挺新鲜,之前他小时候去避暑时,也是住在马车上。哪怕是村长的房间,床铺、熏香、茶具等生活用品也全都摆上他惯用的,可糟糕的墙壁和床这些大件,依旧还是中世纪村级水平,真比不上他的四轮马车舒服。

人生在于体验。抱着这种信念林德就选择了住在全村、嗯、最好的房间。

他完全不后悔。

真的。

与其说后悔,不如说他越发体会到超凡世界的残酷阶级,在城堡时,有许多的物品已经算是超凡技术改良后了。比如城堡就有非常完善的下水道设施,以及和电灯非常类似的一种照明设施,可显然这些东西并没有得到普及。

由奢入俭难啊。

林德打开从城堡带来的马灯,完全没有用蜡烛的打算,既没有马灯明亮方便,蜡烛对村长来说应该也不算便宜,他就不给人家多添麻烦了。

马灯里面燃烧的当然不是煤油,而是一种粉末,叫照明彩糖,不但有各种颜色可以选,还有多种香味。一般贵族家里常规用的并不是这种,而是类似灯泡的一种“荧珠”,不过照明彩糖更有气氛,还有不少开车用的型号,所以也挺常见。

林德用照明彩糖的原因非常学术。

派翠西亚送来的书籍里,就有照明彩糖的配方,他用实物研究一下自然也是很学术的。

照明彩糖是超凡阶的配方……他还真没想到助兴的东西这么高端。

“其实仔细想想,炼金产物因为材料廉价,本来就是普及率最高的超凡产物。”

林德忍不住又看向他裤腰上悬挂的一个丝绸袋子。

这个丝绸小袋子,是奇物,与炼金相反,奇物一般对原材料的要求都比较苛刻,与此相对,成品也更为稀少,每一件奇物都不便宜。

这就是主角标配,大名鼎鼎的空间袋了。艾尔莎配给他用的,其实他的这个空间袋质量比较差,不但空间不大,往里放东西还有重量!

神tm空间袋还有重量,就说明压根不是另一个空间吧!

“果然每个地方都有挂羊头卖狗肉的。”

格里芬家族当然有更好的空间袋,但更好的艾尔莎肯定是配给在外出征的麦肯锡或者独身在外留学的派翠西亚。主要也是林德此次出行匆忙,空间袋这么实用的装备一般也不会放库房生灰,因此一时半会林德也只能用这个了。

林德单纯吐槽第一次听说有重量的空间袋,高级炼金也有空间袋类似成品,真想要更好的自己努力比什么都实在。

东西放这个空间袋里其实并不是全重,不然他也没法挂在腰间,大致减重70%左右,但是空间不大,所以他也就放了一些自己的笔记和炼金成品。

从空间袋里拿出小红软膏,开始搓揉自己因为骑马发疼的大腿。

为什么要标明是小红软膏,是因为小红配方的成品,其实有三种形态,虽然配方材料都差不多,但炼金术士们很奸商的起了三个名字,外行根本不知道是同一种东西,价格自然也就不同。

其中药丸和药剂因为在战斗中使用更方便,所以都比涂抹的软膏贵。液体的药剂在昏迷中又比药丸更好吞服,使用者如果不是一次性使用,量也更好把握,所以最贵。

嗯,同一种产品满足不同购买者,这些奸商……

没毛病,他得好好学学。

“咚、咚。”

听到熟悉的敲门声,林德整理下衣物才说:“请进。”

戴娜端着一个满满当当的餐盘进来,微笑说:“我看灯还亮着,怕您半夜饿了,就热了些点心,又煮了杯奶茶。”

开启“万物可察”,看到奶茶里的额外成分,林德停顿了一下才回道:

“……你还是那么贴心啊。”

戴娜并不居功:“这是我应该做的,能让您满意就是我的使命。”

林德从没如此认真的端详过她:“你是多大到我身边的?”

“我十四岁的时候就到您身边啦。”戴娜似乎回想起什么,充满回忆的说:“那时候您才8岁,就小小的,很安静……”

对啊,那时候他整天都很痛苦,连喊叫都没有力气,只能保持安静,戴娜一开始还很活泼,天天讲点他已经听了好多遍还非常幼稚的童话故事,试图让他转移注意力不再那么苦闷。

“现在您已经成长为一位优秀的绅士啦。”

“优秀……吗?”林德忍不住低声笑出来“也许确实是超乎你想象的优秀。”

“什么?”戴娜没听清。

林德用一种非常怜悯、充满感情的眼光看着她,伸手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她的脸庞,这与平时不同、难得的亲近举动一时令戴娜有些呆住了,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我很好奇。”林德声音越发轻柔:“你也二十二岁了,一般这个年龄的女仆都嫁人了,你呢,又是在等待什么?”

“我、我……”戴娜被突如其来的发展搞得口齿发干:“我只是想、陪在您身边。”

“所以是因为我了?”

灯光微微有些摇曳,衬得林德的半张脸也在变化中忽明忽暗。戴娜觉得自己头脑有些发昏:

“您、您当然是我很重要的、主人。”

“是吗?”林德沉默了好一会,动作却没停,手从脸庞往上,慢慢抚到她的头顶,似乎在帮她整理发丝:“我以为你很重要的主人是霍伊尔呢。”

戴娜闻言一惊,脸似乎都发烫起来,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思维越发的昏沉,她使劲咬了咬自己嘴唇,却没有什么帮助。

“别这样。”林德温柔地说:“嘴都咬破了,我会心疼的。”

“不是的!”戴娜再不顾音量礼仪这些,快速的表达着:“霍伊尔,是您的侄子呀,又、又是斯特雷奇阁下的儿子,我怎么可能把他当主人。”

“戴娜,你是个聪明的女孩。”

随着林德的话语,戴娜再也站不稳,她只觉得头眼昏花,“咣当”一声跌坐在椅子上,林德的手也顺势收回来,有节奏的轻敲着桌面,慢条斯理的建议道:

“与其狡辩,不如想想我对什么更感兴趣。”

“我……我、”戴娜头脑一片混乱,口齿也有些不清:“我、我的主人,我只是、只是……”

“我只是、爱他,大概。”

林德忍不住发出非常短促的笑声,并露出一个再真心实意不过的笑容:

“有趣。”

“您、你怎么会懂呢……”戴娜明白自己大概活不下去了,于是反而放弃了伪装,断断续续的说:

“你很好,可你是主人,又怎么会懂我这样身份的人呢。”

“你、虽然身体不好,可有的是人爱你、关心你。而我,什么都没有,霍伊尔他、虽然一开始是……是强、强迫我,但他偶尔,我做的很好时,也会真心的夸奖我,只要我乖乖听话,他就会对我很好……真的很好。”

“够了。”林德皱眉:“原来你只是看着聪明。”

也许中间有辗转反侧的苦衷或者真挚的情感、复杂的故事。

林德只是再次伸手抚上戴娜的发丝:

“其实我是不听派。”

戴娜觉得眼睛也渐渐看不清,呼吸困难,只有耳边隐隐约约传来越来越小的模糊声音:

“世界总是赠予如此多的苦难,我们……你不会孤单的……赠与你苦难的人会陪着你去……”

“晚安……”

她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

【戴娜体质燃烧至最低(2),“报之以歌”引导结束。】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林德倒是有点意外,他本以为会是更市侩的原因。

不过霍伊尔……他还真没怎么和这位大侄子打过交道,实际上在几天前,巴克传来消息说戴娜是和霍伊尔的侍从见面前,他一直以为是斯特雷奇在对他下手。毕竟九岁拿到小破球没多久就发现了戴娜的背叛,那会霍伊尔也比他大不了几岁,下意识就没想过是霍伊尔。

想到此处林德猛地握紧自己的手,才发现不知不觉中,指甲已经扎破了自己的手掌,他一边抹着软膏,一边强迫自己集中精力思考。

但不管怎么回想,他和霍伊尔都没有什么私下往来,基本都是聚会晚宴这种公共场所打个招呼保持体面而已。如果只是因为派系不同就下手,似乎说不太通,毕竟戴娜下的药并不致命,而且下药的时间点,也是他身体还没好转前就开始了。

他的继承顺序才排第五,如果霍伊尔的父亲斯特雷奇继承爵位,他的继承顺序就更低了,会降落在霍伊尔之后。一个不一定能活到成年的病秧子,他也没天资聪颖的传闻,理论上非常无害,又没有发生过直接冲突。

说杀意也不太对,但从结果出发,霍伊尔想要的是他保持一个极低的身体状态,而不是直接毒死,这样能达成什么效果呢?

林德一时想不通,只能说艾尔莎匆忙把他送走,确实打乱了某些人的布置,之前戴娜的接头人就十分专业,绝对不是巴克可以弄明白身份的。

急迫中确实会露出很多破绽。

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林德还是对实力的需求迫切起来,毕竟经过这次实验,唯一的主动技能“报之以歌”显然更像变态反派折磨人的技能。

林德一个超凡预备对普通人使用,哪怕中间停了一会,也至少用了三分钟以上才有明显效果,并且还是触碰这种最方便引导技能的释放方式。以他LV1的能量引导,如果远程引导估计消耗会更大,唯一的好处就是他自己的负面情绪也没别的用,也许可以在别人战斗中偷摸当个负面buff机。

……这不是逼我当个老阴比吗!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