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美满良缘:风月太子妃》锦绣良缘之神医世子妃 妖孽受 美满良缘:风月太子妃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1-01-12 06:02:30

《美满良缘:风月太子妃》锦绣良缘之神医世子妃 妖孽受 美满良缘:风月太子妃腹黑攻 连载中

《美满良缘:风月太子妃》

来源:作者:洙瑜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安锦岚,玉扣

《美满良缘:风月太子妃》作者:洙瑜,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锦岚,玉扣,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想到安慧岚将来会遭此不幸是因为她的缘故,安锦岚心...展开

《美满良缘:风月太子妃》免费试读

想到安慧岚将来会遭此不幸是因为她的缘故,安锦岚心里甚是内疚,她急切地抓住了景瑆的衣袖,“你得救救我二妹。”

看到自己胳膊上那只莹若玉英般白皙的手,眼前娇娇媚媚,呵气如兰的佳人,从不为美色所动的景瑆怔了怔,鬼使神差地应了一声,“好。”

央求之后,安锦岚又懊恼,景瑆这会儿,还不是前世那个被人称为魔王的辅政王呢,他此时不良于行,在皇室宗亲里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她将这样大的事托付于她,岂不是令他为难?

她看着景瑆,斯斯艾艾地说:“要不,你找人通知我父亲,他是郑国公,或许有办法。”

听到安锦岚是郑国公之女,景瑆的心凉了一半,她是郑国公之女,怎么可能是他要找的那个小女孩?

他微微侧了侧头,声音冷淡下来,“不用,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救她出来,救出她以后,我会派人送你们姐妹到郑国公府。”

他扬声向外,“Chun雨,进来侍候安小姐。”

“哎——”Chun雨应声推门而进。

显然,她一直候在门口。

安锦岚以为景瑆是累了,也没在意,只对进来的Chun雨盈盈笑道:“有劳姐姐。”

将景瑆掺扶坐在轮椅上,Chun雨扬声道:“霜降你进来侍候少爷回去休息吧。”

一个青衣小帽,样子普普通通的年轻小厮进来应了声,推着轮椅往门外走,门槛很高,也没见他怎么用力,轮椅就被托了出去。

正要下台阶,轮椅却顿住了,景瑆突然回头问,“这枚玉扣,是不是你的?”

他摊开的手心里,有一枚羊脂白玉的平安如意扣,玉质晶莹,圆润饱满。

离了些距离,安锦岚不敢肯定,她对Chun雨笑道:“有劳姐姐帮我拿过来看看。”

拿着Chun雨递过来的玉扣,安锦岚只看了一眼,就惊喜地抬头,“原来,这就是你捡到的那枚玉扣?我都想不起什么时候把它摘下来扔出了马车。”

一定是潜意识里她觉得危险,想着摘个贴身之物掉在路上,或许会被父亲派来寻她的人找见……没想到误打误撞,让景瑆救了她。

景瑆却吃了一惊,但他自小就生活在刀尖之上,早就练就了喜怒不行于色,只扬了扬眉,“真是你的?可你怎么会是郑国公之女?”

随着他这句问话,霜降已经将轮椅推回到了床边,欠身行礼后,和Chun雨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安锦岚露出惊讶的神情,看样子,景瑆这会儿,已经有了不可小瞧的实力,身边人的这些规矩,霜降那臂力,还有Chun雨、惊蛰……

她隐约想起,前世里,景瑆身边好像有以二十四个节气命名的护卫,有男有女,都是个顶个的高手,令景烺十分羡慕,曾暗示景瑆把人交给他用……景瑆当然装了糊涂。

出征南越,暗藏杀机,说不准除了自己的原因,还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景烺那样的心胸,定是容忍不了景瑆这个辅政王跟前的人比他手底下的人还得用,没准,还为此联想到功高震主之类。

前世里,景瑆很明白财不露白的道理,一直都是个病秧子模样,谁对他都不在意,直到帮助景烺登位,才声名鹊起……

可如今景瑆却轻易地将他的实力露了出来,对她没有半点防范。

虽说她年纪小,未必能明白这些,但他确实没想着刻意对她隐瞒。

安锦岚大是感动,惊讶之余,她的神情中多了些自己都没有察觉的亲呢,偏了偏头,她调皮地问,“为什么这玉扣是我的,我就不可能是郑国公之女?”

景瑆沉声道:“这玉扣是我在九年前,送给一个小女孩的……”

想到那小女孩衣衫褴褛的样子,怎么都不可能是郑国公的女儿,他看着安锦岚问道:“这枚玉扣,是不是你从别人手里得的?”

“是啊。”安锦岚微微笑道:“这枚玉扣,是别人送我的。”

景瑆露出失望之色,语气中却是刻骨的难过,自嘲道:“我就说,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你怎么会是她呢!”

一抬眼,他又恢复了平静,“能不能劳烦小姐告诉我,送你这枚玉扣的人在何处?你何时得了这枚玉扣?当初,我叮嘱过她不要送与别人……这玉扣既然在你的手里,想来,她是遇到了难处……”

见景瑆如此,安锦岚不忍心再捉弄他,轻笑道:“这枚玉扣,是我九年前得的,那会儿,我才五岁……”

一听那小女孩子九年前就将玉扣送给了安锦岚,景瑆更是难过,当初,他该送些银两给那母女的,可那会儿,他也不过是个九岁的孩童,哪里能想到银两的重要性!

因为想偏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安锦岚唇角的笑意。

“不过,送我这枚玉扣的人,可不是什么女孩子,而是一个小哥哥,我听母亲说,他当时患了重疾……”安锦岚故意说得很慢,促狭地看着景瑆。

重生之后,外貌上虽然还是个少女,但她的心理上却是前世那个身负血海深仇,二十九岁的安锦岚,所以平日里说话做事很是沉谨,但对着景瑆,她有了女孩子面对爱慕自己男孩子的那种任性。

听出他语气里的郑重其事,偏生就想逗逗他。

“你是,你是那个,小女孩?”景瑆露出了惊喜欲狂的神情,虽然那神情只是一闪而逝,安锦岚还是看了个清清楚楚。

她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年纪小,哪里能记得全啊?是母亲告诉我的,说这个玉扣是个小哥哥送的,我当时很喜欢,母亲怎么劝都不肯还给人家,后来一直系在身上,寸步不离……”

她突然想起来,前世里,景瑆对她的好,其实是有一回见了她裙上系的这只平安夜如意玉扣才开始的。

安锦岚记不清当时他问过她什么话,想来,应该是确定这玉扣是不是她的东西。

在安锦岚的印象里,母亲并没有和她说过详情,可见,母亲不觉得那事有什么要紧。

可这枚玉扣,对景瑆究竟为何如此重要?九年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想不明白,她索性直截了当地问道:“你当初为什么会将这枚玉扣送给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