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奇异手札》奇异博士 年上攻 奇异手札GAY吧

更新时间:2021-01-12 12:03:53

《奇异手札》奇异博士 年上攻 奇异手札GAY吧 连载中

《奇异手札》

来源:作者:西宫独家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文教授,池去

主角叫文教授,池去的小说是《奇异手札》,它的作者是西宫独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几个醉醺醺的年轻...展开

《奇异手札》免费试读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几个醉醺醺的年轻人发着酒疯,又唱又摇的出现在某大学**。

“爬进去。”我指挥着,但是头却被酒精折腾得连站都站不稳,好不容易爬到了墙顶,结果在酒精的充分发挥下,我傻笑一声,陶醉的从墙上砸了下来,我们三人,就薇还清醒点,她看见我从围墙上摔了下去,又听不见我的声音,情急下,爬了上来,翻下来到我面前死命摇晃“别死啊。”

我眯着眼睛,半昏半醒,突然感到手痛,酒也醒了一点,才反应过来自己从墙上摔下来了。以前我就说过,醉了的人,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很清楚,只是控制不了罢了。

她男朋友也翻了进来,摇晃了几下,几乎跌倒,薇又急忙去扶。其实,醉得最严重的,的确是这个帅哥,他女朋友的酒几乎全挡了,所以,比我喝得高点也正常。男人嘛,是该体谅自给的女人的,这才是温柔嘛。

艰难地摇晃起来,我向着原来宿舍花台摸去。

我要做什么,很明显是要把文教师埋的东西给挖出来。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我竟然联想到,文教授埋的不会是用过的***吧?罪过罪过。我一个文静的年轻女人,怎么会有这种卑劣想法。鄙视自己。

我说过,这是一个月黑风高夜。

所以,在几禁折腾下,终于成功的挖到了一个小盒子。看包装是一种糖。打开里面,竟然不是我幻想中的纸条,而是糖。实实在在的糖,且只有三颗。我的心情,再加上酒劲,竟然骂了句脏话。然后,我就天昏地暗,被酒精牵到了周公的世界。

我醒来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多了,看了时间,还好不急,不会迟到。才发现我睡在旅社里,门是虚掩的,另一张床显然是有人睡过的。还不到乱想,薇就进来了,打着瞌睡“醒了?”

晃晃脑袋,酒精还没挥发完的感觉“头疼。”

薇走了过来“吃点甜的,脑袋会舒服点。”于是递了合糖过来。

我不爱吃糖,但是头疼又难受,接过往打开往嘴里一倒,甜味很淡“就这几颗?”很快就口里化了。

薇揉揉眼睛,往我旁边的床上一靠“我们可没吃你的糖,你自己吃剩三颗还想赖我不成。”

“我的?”随手将空盒扔进了垃圾桶“你是不是酒没醒,我不吃糖的…你,你说不是你们买的?”突然昨天的事在我脑海中浮现了起来,并且越来越清晰。

“昨天背你回来,死死的抓着糖,还说不爱吃。别吵我,我还没睡醒。”她的话犹如一桶冰水灌顶。

“天!这个是文教授埋的东西!你拿给我吃!”一听文教授三个字,她立马跳了起来。那次的事情在她的心里也是留下了很深的阴影,半天支吾的问了一句“是他埋的?”

而我此时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她从床上跳了下来,连鞋都没穿,拉着我就往洗漱池去,一巴掌拍在我背上“快吐出来。”

本来酒就没醒,她这么一弄,我吐得胃酸都倒了出去,凄惨至极。

后来,买了带牛Nai喝着,飘似的赶去了超市上班。

因为宿醉,又空腹的缘故,一个早上我看人都是有重影的,耳边总有乱哄哄的声音侵犯神经。一想到文教授埋的东西,我也松了口气,其实不知道这个秘密,比知道好,至少以后我能轻松些。

中午小BOSS带员工餐来的时候,我奋力的扫荡。可是还是看人都是些重影,看来醉得不轻,第一次醉到第二天都跟第一天似的。

小BOSS关心道:“小赵啊,你怎么脸色那么白,去看看医生吧,我批你的假。”

“菲姐,不好意思。”说真的,我确实难受,头疼得很,看人都一早上重影了,耳边还噪音不断,正考虑着怎么向小BOSS请假的,她主动批准了,我心里乐开了花。

“没什么,身体重要,快去吧。对了,身上的钱够吗?不够我从工资里给你透支点?”那么体贴员工的老板,我知足了。

“不用啦,菲姐。要交班吗?”

“不用了,你去吧。”

飘似的我就荡了回去,一夜没回来睡,不知道女人是不是很担心,想到这里,掏出钥匙就开门。

门刚一打开,扑面而来一个物体,物体明为凳子。因为事发的太突然,凳子重重的砸在了额头上接着打重了鼻梁,随后是我往后倒下的声音,后脑门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几乎昏了过去,鼻梁的剧烈疼痛将我从昏厥中摇醒。两股热热的顺着鼻子沿着脸颊流下,我艰难的喊了句“谋杀啊。”

撑起脑袋,捂着鼻子,见弟弟一脸惊异的站在门口,看着我,颤着声“是你。”

捂着鼻子,爬了起来,我也不指望有触碰恐惧症的弟弟扶我一把“弟弟,谁扔的凳子?”

他却像没有听见我说话一般,见我站了起来,展现出他外星人的神功,直接没影子了,我捂着鼻子,用脚发泄的踢了下凳子,然后可怜兮兮的一手拿凳,一手捂鼻子进了门,脚勾了下门让它自己关了起来。

进去才发现弟弟回到自己的房间了,电视没关,他房门紧关,四处找了下,女人不在家。看来凶手就是弟弟了,我一晚上没回来睡觉他就爆发了,不会吧?

用纸堵好了鼻孔,怪没形象的,加上刚才又砸到脑袋,头疼得更严重了,几乎站不稳,什么都看不清了,躺在沙发上,突然的天旋地转,就像要死了一般,还是努力拉着嗓子嚎了一句“弟弟,你想砸死我呀?”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昏迷中,额头有冰凉的感觉,唤醒了点点神智,努力的睁开眼睛,模糊间看见女人的倩影“女人,你弟弟要砸死我。”

不料女人反常以往的热情,见我醒了,冷冷的问了句“你有和他们提起我们没?”

感觉很不对经,努力的撑起身子,拿额头上的湿毛巾擦了擦脸,眼前的一切稍微清晰了些“我昨天喝醉了,才没回来的。不用这样对我吧?”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女人又问。

“能发生什么?”突然想起昨天晚上见到的龙啊老虎啊道士的,不会说的是这个吧?“不会是昨天晚上我看见的是真的吧?”

“你看见了什么?”

死就死了“龙从天上掉下来,然后老虎救了我,最后他们变成道士走了。”

女人显然被我说的话愣住了,表情怪异“你真的不记得了?他们为什么会找上你?”弟弟的声音冷得可怕“姐,也许是他们发现我们了。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没跟来,还把她变成这个模样。”

弟弟后面那句我算是听懂了,把我变成这模样?跳起来,急忙钻进洗手间,对着镜子照半天,我还是我啊!“你们两成心的是不是?故意拿我开刷。”我走了出来,指着自己的脸“我有变样子?”

“她果真什么都不知道。”女人走了过来,很严肃,抓起我的手,指甲往我手腕上一划,疼!我抽回手,大叫“干什么!”

“你自己看看你的血。”

血?我就说怎么那么疼,都抓出血了,抬起手腕委屈的像个灰姑娘,却在眼睛看到的那刹那,呆住了。手腕上,清晰的看见一道口子裂开,但是从里面流出来的是水?好像有点点浅的蓝色在里面,若不是那道清晰的口子正在涌出类似清水的东西,我不会那么惊讶。

女人的手腕伸到了我面前,与我一样赫然的口子里,涌出类似清水的东西,不过好像有蓝色,比我的明显些。“你明白了吗?”

我无语。

弟弟的声音还是那么冰冷“你这几天会非常脆弱,DNA改造期间也许还会出现很多副作用。等改造完全,你就是和我们一样的人,不,也许是变异的种族。”

变异?脑袋里想到异型,脑海里轰的一声,我失去了思考能力。无限在脑海里重复那个“变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