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驯夫有道之季少宠妻有招》驯夫有道的意思 BI 驯夫有道之季少宠妻有招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1-01-21 21:01:06

《驯夫有道之季少宠妻有招》驯夫有道的意思 BI 驯夫有道之季少宠妻有招健全文 连载中

《驯夫有道之季少宠妻有招》

来源:作者:萧古雨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季廉岑,廉岑

《驯夫有道之季少宠妻有招》为萧古雨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季廉岑抱着茧儿,握着茧儿冰凉的手,眉头紧皱起,“...展开

《驯夫有道之季少宠妻有招》免费试读

季廉岑抱着茧儿,握着茧儿冰凉的手,眉头紧皱起,“着凉了怎么办?”

茧儿心头一缩,眼角湿润。

过了半晌,季廉岑问道:“昨天,你怎么了?”

茧儿头偏了一下,反问道:“那你昨天怎么了?眼睛红红的,不是吗?”

季廉岑停顿了一下,掠过话题,说道:“茧儿,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茧儿惊愕,转了个身,看着季廉岑。

季廉岑用手拨了拨茧儿眼前的头发,深情地对茧儿重复说道:“我们在一起,好吗?”

茧儿沉默不语,脑子里搜罗半天,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有些习惯了季廉岑对自己的好,甚至有些沉迷于他怀中。可是她又似乎对不可能的齐涵存在某些期盼。此刻,她心里纠结极了,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一朵“白莲花”,无比厌恶自己。

“昨天,在包厢里,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曾经很喜欢很喜欢的人。那首歌是他常常唱的。我本以为都过去了,可是我没想到还是想了起来。如果我现在答应你,对你而言,并不公平。因为我并没有将他彻底忘了。”茧儿缓缓述说道。

季廉岑宠溺地轻弹了下她额头,说:“傻丫头,我不在乎。只要你真真切切的在我面前,不就可以了吗?而且,我并不会和一个只存在记忆里的人争风吃醋。”

其实,季廉岑妒忌到发狂。现在的他喜怒哀乐全因她,而她却告诉自己她并不是。一旦喜欢上某人,有时竟可以践踏自己的尊严。季廉岑顿然觉得自己是如此可悲,曾经的他有如众星拱月般的存在,之前的他是何等心高气傲。而如今,他竟为了一个女人,愿落入浩瀚尘埃,卑微渺小。对他而言,两年前他已经尝够了人间凄凉,如今便再也不愿重蹈覆辙。

季廉岑将茧儿拥入怀中,眼神深邃,仿佛这双眼里藏着许多故事,不予他人说。

茧儿无法抗拒,直到后来她才发现,她是如何深爱着眼前的男人,爱入骨髓,所以他的欺骗让她撕心裂肺,魂销肠断。

季廉岑欣喜。和茧儿在一起的夜,总能让他睡的无比安心。

第二天,季廉岑拉着茧儿的手出现在史进他们面前。

史进打诨,“哎呀呀呀,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夜不简单呐。”

芸芸也在一旁朝茧儿使眼色,仿佛在等茧儿解释。

季廉岑抬起俩人握紧的手,说:“就这么回事。”

史进不依不饶,“不行不行,就这几个字就把我们打发了,好歹我也算个大功臣吧,是不是得有些表示啊。”说完朝芸芸挤眉弄眼,传递信息。

所谓“近墨者黑”,现在的芸芸已经被史进带偏了,和史进“沆瀣一气”,说:“对啊,发生这么大的事,普天同庆呐,咱们得庆祝呀。”

史进点头:“我芸芸说得极是。”

茧儿无奈,季廉岑一本正经地对史进说:“你回去我会让人安排你多加班。”

茧儿“扑哧”笑出了声,季廉岑顺势搂着茧儿,满脸温柔地看着茧儿。

史进假装生气,拉着芸芸就要走:“芸芸,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咱们走吧。再待下去,要被电焦了。”

看着史进他们离去,季廉岑和茧儿也在后面走着。

愉快的假期很快结束,放下茧儿,季廉岑连行李也没放回家就回到了医院。

之后的俩人都像是相约好一般,忙着工作。连约会吃饭都在赶时间。

这天,茧儿加班完正要回家,可突然下起了大雨,恰巧又没带伞。

茧儿拿起手机,想叫网约车,眼前忽然出现一英俊身影。

茧儿惊喜,“你怎么来了?”

季廉岑撑开伞,茧儿上前挽着他,“嗯,想见你就来了,而且,刚电话里你不是说没带伞吗?”

茧儿抬头看着季廉岑,“可你不是说还很忙吗?”

“嗯,刚很忙。”

茧儿感动。茧儿看着季廉岑被淋湿的左臂,想着将季廉岑手上的伞歪过去些,可是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季廉岑那边倒了下去。

季廉岑发现了,和茧儿在一起后,她总有些让他措手不及的事发生,就像——现在。

季廉岑反应极快,立马接住茧儿,可是最终俩人都摔倒了,茧儿躺在季廉岑身上。

“哈哈哈……”茧儿居然不厚道地笑了起来,“连累你了。”

雨水淋湿了俩人,而且季廉岑还躺在水坑里,这对于自我要求极高的季廉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但现在看着趴在他身上笑得那么好看的茧儿,他压根没顾及到其它。

茧儿拉起了季廉岑,季廉岑突然抱着茧儿吻了下去,“以后只能在我面前笑得这么好看,知道吗?”

刚还淘气的茧儿此刻倒显得极为乖顺,点了点头。

将茧儿送回家,茧儿本想让季廉岑到家里将湿衣服烘干。

茧儿开口说道:“你全身湿透了,要不,你上去坐会儿,我给你吹吹。”

季廉岑靠近茧儿却笑道:“那我等下穿什么,还是说……不穿。”

茧儿在脑海里想了想没穿衣服的季廉岑,不禁害羞起来,道:“额,那个,我看还是算了吧,你赶紧回家吧。”

说完跟季廉岑说了声“拜拜”后小跑上楼。

“记得喝些姜汤回去。”临了,季廉岑嘱咐道。

看着娇羞的茧儿,季廉岑眼里的温柔更增添了几分,心里亦是无比喜悦。

回到家里,季廉岑看到镜子里湿哒哒的自己,不免觉得好笑起来。在茧儿这,总有例外。

“阿嚏……”季廉岑打了个喷嚏,大概是刚刚受凉了。可是,他并不着急着脱去身上的湿衣服,嘴角上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里,季廉岑突然咳嗽起来,乏力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季廉岑满意地笑了笑,没想到自己也会做这样的蠢事。

第二天一早,茧儿便接到季廉岑的电话。

季廉岑拖着重重的鼻音说道:“茧儿,我好像好像发烧了。”

季廉岑心里盘算着,让茧儿主动要求照顾他,关心他,可没想到,茧儿却说:“哦,是吗?那个,你不是医生吗?你家里应该有药吧,你先照顾下自己。我等会儿还得外勤去拜访一客户,挂了啊,拜拜。”

苦肉计落空,季廉岑又打了个电话,可电话处于忙线中。

这可把季廉岑气着了,发了一短信到茧儿手机上:我可是为了你才生病的,你,必须过来照顾我。

茧儿一忙起来,并没注意看手机。等到事情结束,看到信息时,已经是下午了,茧儿急忙打了电话过去,但没接通。

季廉岑等了半天也不见回音,脸色越发难看,坐在书房生着闷气,同时又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茧儿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只好问问史进,得知季廉岑今天没去医院。

眼看到了下班时间,茧儿匆匆忙忙赶到季廉岑住的公寓。

门被打开,看到季廉岑容颜憔悴,茧儿心里愧疚万分,“我打你电话你没接,不会真生气了吧?”

季廉岑不苟言笑,说道:“嗯,生气了。”本来是挺生气的,但看到茧儿的那一刻,他哪又舍得。

茧儿伸手抱着季廉岑的腰,道歉说:“今天是我不对,那您看,我这不负荆请罪了嘛,您想怎么着都行。”

季廉岑害怕把感冒传染给茧儿,便将她推开,坐到沙发上说:“真的?”

茧儿以为他真的生气了,忙点头表示愿意弥补。

“那好吧,你现在回家收拾衣服,搬到这里来。”

“呃……这……那个……咱么是不是太快了些。”茧儿紧张到说话断断续续。

季廉岑看着眼前的茧儿,实觉好笑,站了起来宠溺地拍了下茧儿额头,“脑子里竟想些龌龊之事吧,这几天我生病,你不是说要照顾我的吗?还是说你想……”

“哦,没有没有。”季廉岑“同居”二字还未说出口,茧儿就抢了话去,“那我这先回去了。”

“路上慢点。”

茧儿关上门,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滚烫滚烫的。

房里季廉岑得意地笑道:“真是个傻丫头。”

把包放下后,茧儿突然变得拘谨,不知该做些什么。

季廉岑将茧儿的东西放在了客房,然后对茧儿说:“这么晚了,我快饿死了。”

“对噢,那要不咱们叫外卖吧。”

季廉岑看看茧儿说:“我不吃外卖。”

茧儿为难,“那要不出去吃?”

季廉岑无奈的看了看茧儿,“你说史进整天在我面前炫耀陈芸芸如何如何对他好,她做的饭怎么怎么好吃,我想着也能扳回一局呢。”

茧儿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可是我不会啊。”还挑逗地说:“要不我把芸芸叫来?”

季廉岑也不知道怎么就着了这丫头的道了,只好说道:“给我打下手总会吧。”

茧儿吃惊,“你……你……你会做饭。”

“已经很久没做了。”季廉岑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不过应该比你强。等我去换下衣服。”

季廉岑走进卧室换衣服,可房门却敞开不关,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么做。

季廉岑披着一件黑色大衣,显得有些苍白的脸更加好看,茧儿情不自禁说了句:“美人就是美人,连生病都这么好看。”

季廉岑额头闪过三根黑线,只能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牵着茧儿的手出门。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