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宫女奋斗史》炮灰宫女奋斗史 大叔受 宫女奋斗史㚻

更新时间:2021-02-16 15:01:17

《宫女奋斗史》炮灰宫女奋斗史 大叔受 宫女奋斗史㚻 连载中

《宫女奋斗史》

来源:作者:董嘎嘎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张敏,董进范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董嘎嘎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宫女奋斗史》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张敏,董进范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右眼又是一阵紧跳,让人心慌意乱。我摸了一摸,青鸾...展开

《宫女奋斗史》免费试读

右眼又是一阵紧跳,让人心慌意乱。我摸了一摸,青鸾粘的那张白绸还在,暗暗劝自己莫要担心,所有的祸事都会“白忙一场”。

我将太子那件素白的狐皮里子中单叠好,翻出早前缝好的夹绒白袜,狐皮护膝,太后和刘惠妃过世时太子用过的白袍白冠,里外三层,正在打成包袱,青鸾和紫凤突然掀开门帘进来,急急地告诉我,张敏公公回来了,要东宫里用得着的人,都换上素服,去文华殿伺候。

我的心一阵伤悲,眼泪不住地掉下来,皇上真的驾崩了。

抹罢眼泪,我吩咐两人:“你们都去换了素服吧。洗去脸上的粉黛和胭脂,记得将头上的簪子也都换上素银簪子,头绳也要换。还有鞋子,得是青色的。”青鸾和紫凤点点头,默然出去。

我打开自己的梳妆盒子,将头上的钗环一一取下,发髻重新挽好,两鬓梳得纹丝不乱。那些素银的簪子也不想带,只拿一根白丝带缠紧发髻。

洗去脂香,褪净铅华,换好素服青鞋,正捧了太子的衣裳包儿准备出门,就遇着已经换好素服的张敏劈面进来。

“走吧。”他看着我手捧的包袱,知道我已经按他的意思准备好了太子的衣冠。

我向院子里一望,见二十多个年轻的宦官宫女都换好了素服,排着队等待着出发,他们的脸上多是兴奋紧张的表情,几乎看不到因为皇上宾天带来的凄容。是啊,他们都太年轻,心都太热。文华殿里那具体温未寒的尸身与他们有多大相干呢?兴许他们连见都没有见过这位统领天下的万民之主。倒是他们成日伺候的太子,马上就要成为这大明,这紫禁城的主人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的内心里,流淌的都是对权力和财物的火热期盼吧!

我在心里轻轻地叹上一声,眼里泪雾又升起来,记起多年前,曾经有一个年轻人,在他的生命终点,用轻微到听不清的声音告诉我:“……权力,财富……如梦幻泡影……如电复如露……”

我将太子的衣包交给紫凤捧着,对几个贴身伺候太子的太监说:“你们就先走吧。你们年轻走得快,我腿脚跟不上你们。只要像平日里一般伺候就可以,我要提醒的还是那七字经:‘少听少说少Cao心’你们记着。”

又向青鸾叮嘱:“青鸾,你尽心照顾好小厨房,要保证随时要,都有热腾腾的汤饭。”青鸾对我点点头,恭敬地回答:“知道了,万姊姊,已经按你交待的备好了。”

这边,张敏走到我身旁,低声而简短地对我说道:“我留了董进范宝两个,值守东宫。”我回头看看他,他也不怵我,摆出一副极其正经、大公无私的样子。我不便表示反对来驳他面子,只好答道:“不错,宫里是要留几个老成的看着才好。”可想到他就这么心计得逞,又忍不住为董进范宝两人抱屈。他们是从太子幼时就开始服侍的老人了,可自张敏管了东宫后,他们连太子的面都难得见到,如今还要被这般排斥。

淡淡地扫了一眼就要出行的队伍,对张敏说道:“光董进范宝两个值守怕是不够,总得再留一个,帮太子照顾肥猫儿。”我顺手点了张敏心爱的徒弟全能,“小全,你留下吧。千万小心,天冷,别让肥猫儿跑出去冻着了。”

全能正兴兴头头地打算在新皇面前捞些好处,以后好在其他太监面前炫耀,一听到我这般吩咐,脸色顿时像霜打的茄子,蔫了。董进和范宝两人,原本哭丧着脸,现在倒是互相偷偷一笑,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

张敏也不好驳了我的安排,我俩眼神一对,双双会心,他对我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我笼着手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们是越走越快,而我,却是越行越慢,渐渐地和队伍拉大了距离。

一但太子登基,天下改元,按照旧例,会放一批前朝宫女出宫以示盛德。一般宫女年在二十五岁以上的都有机会,像我这样,入宫三十年,经历四朝的老人,只要愿意出宫,没有会拦着的。虽然很少在外人面前露过口风,说自己想出宫,但只要给我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不放弃……看着身边嵯峨的宫庑,高耸的檐阿,红墙绿殿,不久之后都将抛在身后,自己并不会有几多留念。

但是,“真的丢得下阿摩吗?他会不会也不舍得我?”我在心里慢慢揣想着,眼里又是湿润得滑出泪滴,仿佛自己这次过去,不是见阿摩,倒是和他做今生的告别似的。

想想终是恻然,阿摩总是要长大,总要离开我的双手,他如今就要担起大明朝的江山了,接着还要娶皇后,纳妃嫔生儿育女……离开我是必然的过程。虽然为这一天已经反复思量,但是,它终于到来的时候,千万种不舍的情绪还是在我心海里占据了上风。

张敏在前面回了几次头,发现我成心不跟上队伍,就倒过头向我走来。

“在想什么呢?”他温和地问我。他是个四十出头的清瘦高个,平时总是惜字如金,不苟言笑。背着旁人的时候,张敏对我并不赖,有时还让人觉得他是个不错的兄长。可宫里的那些鸡零狗碎,抢势争权的手段,他在我面前,一样也没有少用过。

“没想什么,只是觉得皇上Chun秋鼎盛,一下子宾天,心里受不了。”我为自己掩饰着,因为眼角有泪,张敏也看不出什么不对来。

“现在并不是难过的时候。”张敏望向我,以真诚的口气对我说,仿似在为我精打细算,“你下面的路,都是好路。太子即了位,多半会封你为奉圣夫人,那至少也是二品外命妇。你若想开口为父兄求个一官半职,皇上也应该可以答应。你自己有这么好的出路,用不着留在宫里,和人对食。”

我默不作声,知道他这一番话,是针对王纶而言的。看来他也想和王纶争一争司礼监太监之位,巴不得我不要掺和进来。

他一直望着我,大概我不给他一句话,他是不会放心的。

“我们做宫人的,什么时候都是听别人的安排。如果皇后贵妃让我出宫,我求之不得。至于我的父兄,我也只求他们平安度日,做不做官,想也没有想过。”我这个答案,张敏听了后,可以放心睡觉了吧。

张敏听后,真的舒了口气,知道我不会是他的障碍,对我说话的神色也变得轻松:“其实整个宫里,都知道你对太子的功劳。说实话,若你和我一般,是太监的身份,我是万万不敢和你争的,司礼监首领太监的位置只有你能做。”

我真不愿意去想,皇上突然驾崩之际,大家关心的,不过是权力的潜替,官位的得失。难怪历朝历代的皇帝都称孤道寡,他们也是深知,没有几人会真正关心他们,普天之下,大家关注的,只不过是皇帝所代表的权势而已。一但皇上成了弃子,或者成了先皇,他的那杯茶,凉得比谁都快。

这时,身边有轿辇纷纷经过,向宫内匆匆而行,看见是妃嫔们的仪仗,我们都停下来,恭恭敬敬地避让。

张敏低着声音说:“皇上身边没有皇子的妃嫔总有十来个吧……再过几天,怕是要见不着了。”又低头看着我:“顺妃……那边,要我帮着说话吗?到时候给她一个体面的死法,也不枉你们好了一场。”我默默深思,轻轻摇了摇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