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女当家:山里汉狂宠悍妻》农女嫁山里汉 㚻 农女当家:山里汉狂宠悍妻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1-02-17 06:00:46

《农女当家:山里汉狂宠悍妻》农女嫁山里汉 㚻 农女当家:山里汉狂宠悍妻同人女 连载中

《农女当家:山里汉狂宠悍妻》

来源:作者:颜小宛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战长达,颜小婉

独家完整版小说《农女当家:山里汉狂宠悍妻》是颜小宛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战长达,颜小婉,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安王朝101年,北方铁骑积数十年之力,强兵壮马攻打...展开

《农女当家:山里汉狂宠悍妻》免费试读

大安王朝101年,北方铁骑积数十年之力,强兵壮马攻打安逸百年的大安国。

强敌入侵,大安这个安宁富裕的国度战火纷飞,百姓流离失所,再不见从前的安宁富足。

这一场旷世之战长达十一年,民不聊生。

手无寸铁的百姓们饱受着战争之苦,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乱世出英豪,三年前一位百战百胜的女将军横空出世,率领大安子民赶走了强悍的北方铁骑,从侵略者的手中夺回了大安王朝的国土,立下了赫赫战功,威名震天下!

然而,这位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女将军却在班师回朝的路上,不慎被敌人一箭刺中心脏,死不瞑目,含恨而终。

距离女将军身亡百里之外的偏僻山沟沟里,颜家二丫颜小婉在昏迷了三日之后,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

“死而复生”的女将军睁着那双黑亮黑亮的眸子,她神情有些恍惚地打量着四周,破陋可见天的草房子,家徒四壁,连个饭桌都没有。

不对,她不是被人从背后偷袭,一箭穿心而死吗?

难不成她……她复活了?

这世上居然真有这么邪门的事情?

她尝试着动了一下,脑袋顿时传来一道刺疼,但这点小病小痛,她压根不放在心上。

女将军艰难地抬起手看,小小的细细的,看着就像是皮包骨,瘦得没有一点肉。

她隐忍着心中的怪异,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胸口,一马平川,她竟然还是个没发育的小孩儿!

直到这一刻,女将军不得不接受了她借身还魂的事实,从大安王朝战功赫赫的女将变成了穷山沟里未长成的小豆芽菜。

草屋外雷声轰隆,雨滴哗啦啦地坠落,吧唧一声,豆大的雨滴掉落在女将军的脸上,将她拉回了现实。

女将军紧咬着下唇,一眨不眨地盯着趴在她床边呜呜哭泣的女人,毫无血色的小脸绷得很紧。

一道凄苦的女声盖过了外头轰隆的雷声,声声悲泣:“婉儿,我的婉儿,你可终于醒了!”

“那叶家的老大就是个狼心狗肺的白眼狼,他退亲要上赶着给林家当上门女婿,你就随他去,怎么就傻到要上吊呢?”

“你个傻丫头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你要是死了,娘也活不下去了啊。”

女将军张了张嘴,想要问问她这是在哪里,趴在她床边哭泣的女人是什么人,还想问她在哭什么,控诉什么。

她脑袋空空的,没有关于这个“新家”的任何记忆。

“啊……”粗嘎的嗓音,让女将军毫无血色的小脸绷得更紧,贝齿紧咬着樱唇,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牙印。

那哭泣的女人听到这怪异粗嘎的声音,马上抹了眼泪,挤出一丝笑说道:“婉儿,你的嗓子伤到了,不过你别怕,王大夫说了你过些天就能说话了。”

女将军看到女人哭肿如桃子的眼睛,垂下眼帘沉默片刻,她抬起手指向她的嘴巴,表示她嗓子干得快冒火了,想请女人喂她点水。

眼肿如桃的女人仿佛和她有心电感应一般,一看她这动作马上抹掉眼泪说道:“婉儿,你这是想喝水?娘说的对了,你就眨一下眼睛。娘,娘这就给你端水来。”

女人去了很久,女将军等得心急,却迟迟不见她回来。

女将军为了转移注意力,突发奇想地想要抽取原主的记忆,好弄明白自己的处境,但她只要一想这些,脑瓜仁就疼得厉害,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传来一道尖利又刻薄的女声:“林氏,你这个败家娘们,不会下蛋的母鸡!你死赖在家里不干活就算了,居然还敢跑来偷用柴火!说,你偷用柴火做什么?什么,你拿来烧水!你个败家娘们,没事烧什么水?”

悍妇停止了咒骂,响起一道细细的女声,明显的底气不足:“娘,婉儿醒了想喝水,媳妇才……”

林氏分明怕极了她的婆婆刘氏,但一想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儿,鼓起勇气向刘氏解释自己用柴火烧水的原因。

那道尖利的女声马上拔高了八度,骂的话越发难听:“你这只不下蛋的母鸡还敢顶嘴!看我不打死你!”

“败家娘们,你还敢顶嘴!那赔钱货就该死了才好,要不是你们非要送她去医馆,咱家能欠下那么多银子?你这只不下蛋的母鸡,嫁入我颜家十年只生了这么个丢人现眼的玩意儿,送上门都没人要的破鞋!”

然而,那悍妇压根就不听林氏的解释,抡起笤帚就往她身上招呼。

林氏死死地护着冒着热气的陶罐,任由那笤帚往她身上打下来,她始终紧咬着嘴唇,不发出一声痛吟。

可林氏不知道,她越是隐忍着不吭声,她的婆婆刘氏越是生气,手下的动作更狠了几分。

气急败坏的刘氏一边暴打一边咒骂大儿媳妇林氏,直到打得那林氏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怕真把她打死了,刘氏方才恨恨地歇了手。

女将军侧头看向门口,心里想着:那悍妇口中的林氏,说的可是那眼肿如桃的女人?她口中的赔钱货指的是她?

她跟随父兄行军打仗多年,三年前更是独自领军作战,从不曾觉得女子比男子弱。军中除了她之外,亦有不少巾帼女英雄。

女将军一直以为女子地位与男子相等,足以顶起半边天,却不想这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听到那悍妇的咒骂,她才知道原来在军队之外,女子的地位如此低下,不是赔钱货就是败家娘们,更难听的还有破鞋。

女将军苍白的小脸没有一丝表情,她听着那刻薄的女人不仅骂的难听,还动手打人。

她敛了心中的思绪,挪动着软绵绵的身体下了床,扶着墙朝着门口,一步一步地挪过去。

她看着紧抱陶罐的林氏,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又大又黑的眼睛瞬间瞪大。

林氏是这具身体的生母,她既然借了原主的身体,必定会承担起她为人子女的责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