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汉律》汉律内容 第二十五章 民风淳朴的陇县人 汉律冰山攻

《汉律》汉律内容 第二十五章 民风淳朴的陇县人 汉律冰山攻

发布时间:2020-01-15 00:05:5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文浩晚渔 状态:已完结

《汉律》由网络作家文浩晚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朱子友,上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凶手抓到了!凶手抓到了!” 县令陈千秋一边匆忙穿着官服一边高兴地从后堂走走了进来,这是最近几日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最开始他在

汉律

推荐指数:10分

《汉律》在线阅读

《汉律》 免费试读


“凶手抓到了!凶手抓到了!”

县令陈千秋一边匆忙穿着官服一边高兴地从后堂走走了进来,这是最近几日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最开始他在束手无策之下,本想让郅正顶缸,可郅正展现奇技,一下唬住了众官吏,并且夸下浪言,转而将希望寄托在了郅正身上。

可而后几天,根据郅正的颓靡表现,他再度回归了刚开始的想法,如今倒好,居然凶手自己来认。

县令陈千秋在差役第一时间通知后,就下定决心,不管今日是不是那人做下的案子,都要办成铁案。

“肃静,肃静!”

县令陈千秋整理好发束,对着大堂外摩肩接踵、拥挤不堪的乡民威喝一声。

乡民到底对县令陈千秋还是有所忌惮,不敢不听,嘈杂的大堂瞬间安静了下来。

“你们两个……”

县令陈千秋人都傻了,要说县中能犯案杀人的人,想到谁都不会想到是他们两个泼皮,饶是县令陈千秋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厉害角色,一时惊讶之下,竟然说不出话来。

“大人,就是那泼皮应燕举报三癞子是凶手。”

县丞挡着嘴对着失态的县令陈千秋小声提醒。

“三癞子啊,三癞子,没想到你这个泼皮无赖也能有这样大的胆子,到底是何形状(情况)如实招来!”

县令陈千秋从大懵中醒来,以他多年当官判案的经验判断,擅长撒泼讹诈的泼皮三癞子绝对不是凶手。

可事情紧急,上面给的压力极大,七日破案之期已经到了第四天,他必须强迫着劝自己相信三癞子就是凶手。

“县令,小民冤枉啊,我三癞子虽说平日里讹诈钱财,欺压老实人,偷鸡摸狗的事也没少做,可小民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杀人害命啊!”

吓的泼皮三癞子跪在地上就开始磕头喊冤。

“哼!好你个三癞子,看来不对你用刑你是不招了!”

功曹史田德旺之前在官署处理公务,没有第一时间得到通知,这才明白过来。

他跟县令陈千秋关系最为密切,可以说是县令陈千秋的心腹,县令什么想法,他自然知道,于是抢着要对三癞子动刑,准备屈打成招。

“慢!你过来。”

县令陈千秋冷着个脸,让一旁的功曹史田德旺走到跟前痛骂道:“好你个田德旺,你是这般的愚蠢?

事情还没搞明白,你就当着这么多乡民的面动手?

非要留人以口舌?

混账东西!”

“小的知错了,知错了。”

功曹史田德旺挨了骂吃了瘪再也不敢卖弄,乖乖地站在一旁。

“众乡亲听着,本县一向秉公执法,按汉律办案,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三癞子,你别喊了,是不是你做下的案子本县自会查清,应燕,你是举报人,怎么回事,当着众乡亲的面说清楚吧。”

县令陈千秋老而倪辣,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还没问清楚就贸然动刑,三癞子他服了,老百姓不服啊。

装样子那就要好好装,演戏那就要演全套,要不然怎么让老百姓叫他好官、清官,怎么歌颂他的功德呢。

“哼……哼……”

泼皮应燕清了清嗓子,今天他终于实现了心中梦想,聚集了全县人所有的目光,并且以他为中心。

这日后嘛,也不用跟三癞子这样的泼皮交往了,县中有脸面的世家老爷们肯定会高看他一眼,想到这里应燕是喜形于色。

“你快说。”

县令陈千秋一脸厌恶地看着泼皮应燕装模作样。

“是县令。”

泼皮应燕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在了他的身上。

“大胆三癞子!你可记得昨晚你说过了什么?”

泼皮应燕打着官腔,一身正气,怒指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地三癞子。

“应燕啊,你可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昨晚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记得。”

泼皮三癞子瞪了一眼应燕,转而向县令陈千秋磕头哭诉:“县令大人,总不能因为我赖三说句话就说我是杀人凶手吧。”

县令陈千秋脸上极为难看,本想着这应燕有什么关键证据,没想到是这,拉着脸的陈千秋脸色愈加难看:我怎么就信了这两个泼皮无赖的话,耍二球耍到我这里来了,害的我睡都睡不好。

“是啊,应燕,你还有别的证据吗?”

县令陈千秋不敢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发作,一直在隐忍,等这事过来,一定要好好惩治这两个无赖泼皮,看还敢不敢到他这里耍无赖。

“大人,我应燕要是没有证据也不敢在县衙大堂卖弄不是。”

泼皮应燕不慌不忙,神气十足。

“那你倒是快点说啊。”

周遭看热闹的乡亲又开始起哄。

“大家莫急。”

应燕对着众乡亲行了一礼,而堂上县令陈千秋就跟看耍猴一样看底下的应燕和三癞子,刚开始的兴奋和想法全无,一手托腮无趣地想着还在床上袒衣露体的美人。

“三癞子,你是喝醉了酒,可我应燕天大的酒量,我可没喝醉,你当着众人面交代你昨晚是不是在酒肆中对我说那无头尸案乃是你做下的,恩?”

泼皮应燕说完抬着头摇晃着脑袋看着大堂房梁,好不得意。

“啊!这应燕如今当了一回人,居然还真有此事。”

“了得,了得,这三癞子真是疯了!”

“我看他不是疯了,而是胆子太大了,这都敢乱说。”

“是啊,我要是他,肯定哑哑地憋住,烂在肚子里。”

看热闹的乡里是你一言我一语,恨不得将三癞子淹死在飞扬地吐沫星子里,当然并不是所有看热闹的人都这般嫉恶如仇,还有一人一直闭口不言,仔细观察。

这句话,让所有人如获至宝,在场最高兴的不是那些民风淳朴的百姓,而是坐在最上面的县令陈千秋,嘴角一闪而过的诡谲笑容没有被任何人看见,而比县令还高兴的功曹史田德旺听到后冲着县令点头憋笑。

“大人!大人!我可没说!

我真的没说!

我可没傻到说这样的话!

我这不是找死吗?

我这不是得了失心疯吗?

大人试想天下可有这般愚蠢的人?”

泼皮三癞子哭喊着嗓子极力的辩解着。

“恩,这话有理,应燕,想来你如此自信,应该还有别的什么证据吧?”

县令陈千秋开始麻醉自己,这句话的话锋在明显不过,他已经把三癞子当凶手了,让应燕赶紧拿出证据,他好向百姓一个交代,向朝廷一个交代啊。

泼皮应燕也是伶俐的人,赶紧往下接话。

“县令果然高明。”

泼皮应燕一句马屁,县令陈千秋也是极为受用,然后绕着泼皮三癞子转了一圈,鄙视一笑,轻蔑一眼,继续道:“三癞子,天下是没有那样愚蠢的人,可就有你这样笨的人。

我早就就猜到打死你你也不会承认,县令,各位官吏,各位乡亲,听到这句话的可不止我应燕一人。”

“喔?还有谁?”

县令陈千秋很是满意,这泼皮应燕果然没让他失望。

“昨夜酒肆喝酒,我和三癞子直喝到了深夜无别的客人,他说的话正好也被酒肆掌柜魏德诺听到了!”

“好,好,好,传酒肆掌柜魏德诺!”

县令连叫三声好,在场众官吏不用明说已经会意,他们知道县令陈千秋在束手无策之下,一定会将此案做成铁案。

在差役去传唤酒肆掌柜魏德诺的路上,泼皮应燕双手背负摇头晃脑地在众乡亲、众官吏面前来回踱步,今天的他总算是出尽了风头,而三癞子跪在地上痛苦懊悔,可惜没有人替他说一句话。

“不对,不对,这根本就对不上啊。”

众乡亲里一人将二人的话深思熟虑一番后,连连摇头,本想替泼皮三癞子解围,只是觉得时候未到,再做观察。

众乡亲让开一条路,头发有些乱衣服还没穿整齐一脸犹豫的酒肆掌柜魏德诺走到了大堂正中。

“各位大人有礼了。”

酒肆掌柜魏德诺而后向泼皮三癞子、应燕、众乡亲行礼,毕竟他的生意经里写着谁也不得罪,其圆滑之处,可见一斑。

“不必多礼,想必在你来的路上,差役已经告诉你怎么回事了吧,不用本县再重复一遍了吧。”

县令陈千秋靠在椅子上自在道。

“县令大人哪里的话,自然不用县令大人浪费口舌,事情经过在来的路上,小的询问过差役了。”

酒肆掌柜魏德诺边说边笑着点头,可看到跪在地上痛苦的三癞子的时候怎么都笑不起来。

“那你就当着乡亲的面说清楚吧,应燕说的可是真话?”

县令陈千秋眯着眼睛盯着酒肆掌柜魏德诺,透着一股寒气,这让酒肆掌柜魏德诺打了个寒颤,消息灵通的他自然明白应燕和三癞子的突然出现对县令陈千秋意味着什么,赶紧点头示意。

汉律

作者:文浩晚渔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汉律》由网络作家文浩晚渔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朱子友,上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凶手抓到了!凶手抓到了!” 县令陈千秋一边匆忙穿着官服一边高兴地从后堂走走了进来,这是最近几日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最开始他在

小说详情